《無辜遊戲》心得-司法院106年度微電影 雜談

行銷當道,不光是單純的「販賣產品」,

公部門也需要砸下一定的預算做政令宣導,

或是為公開活動做宣傳(像之前的台北世大運)。

而田木子以下介紹的這部-司法院106年度的《無辜遊戲》,

由公部門製作的微電影,

短短八分鐘….內容有點微妙。

看到最後字幕可以知道這齣是李又宗拍得,

之前田木子曾經受朋友邀請上過一次他的課,

整體而言算是…..「點錯技能的導演」吧?

從這部來看更是應證了田木子的想法。

比起用鏡頭講一個故事,

他可能更適合做行銷、賺取流量的工作
(也符合他暗黑行銷的想法)

碰到深一點的內容,涉及司法、正義、改革等議題,

他就有點捉襟見肘,沒辦法達到「舉重若輕」。

這部《無辜遊戲》就有著上述的問題。

這部的無名主角,參加了所謂的「無辜遊戲」,

合理懷疑是導演看了日本最近很流行的動漫系列「XX遊戲」,

甚麼國王遊戲、朋友遊戲、阿拉花瓜遊戲之類的YY作品。

苦主主角20年的冤枉,則應該是暗喻「徐自強案」(21年),

選角也有點像,應該是導演刻意為之。

其他細節,這部份則是輕輕帶過,

接著辯護律師跳出來說「自白早就不是證據女王了」。

然後裡面的法官成員們一個個樣板的跳出來說「我們要重視無罪推定原則」。

先不論這部影片拍得好不好。

這部講得重點就是…我們要重視「無罪推定原則」。

但出自司法院之口真的超怪。

「徐自強案」在更九審的過程中,至少到更五審前…

法官是不太鳥他的。

明明一堆看起來明顯有問題的證據…說好的無罪推定呢?

↑↑徐自強案就是很典型司法體制充滿問題的案件

今天可以說早期警調蒐證不力、不懂科學辦案,

但是證據前後明顯矛盾,法官當然可以秉持無罪推定的原則審案,

遺憾的是,連內部自己人都說「推翻判決就等於是給學長姐難堪」。

然後微電影拍出來好像在耳提面命的跟大家提醒:

「我們要無罪推定,不要未審先判,把自白當作唯一證據喔~~」

搞笑嗎?司改不就是要改這些東西嗎?

媒體亂報有沒有責任…當然有,像是之前被網友灌爆的閨密案,

結果證實是兇手亂講,閨密根本沒參加,這就是很典型的社會亂象,

構陷無辜者入罪,事後也拍拍屁股不負責任。

但問題是…司法改革不是要改媒體亂象,而是針對體制內的問題做檢討吧?

回到影片內容,導演本身對法律的知識應該僅限於新聞或是名詞,

而沒辦法深入理解法律概念。

所以儘管用「無辜遊戲」的設定看似新潮,

但被告竟然要自證無罪,那不就顯示司法體制完全沒有用嗎?

最後再來個煽情的大和解,法院請平反冤獄者做經驗分享。

但就如片中所言….誰來還被告的青春光陰呢?

美國有被告被冤枉,白白關了16年,

儘管出獄後有國賠,但是誰願意犧牲16年光陰換個幾百萬美金?

導演或許是受限於時間、或是受限於見識,

把最重要的東西都略而不談。

這部片如果今天是以民間司改團體的角度PO出,

那或許是很棒的考量點。觸及民間媒體亂象,也是很好的議題與自省。

但以司法院的立場出發,就顯得一切荒謬而又可笑。

不過從行銷角度來看,公部門願意以教條樣板之外的方式行銷,

老實說也非常不錯了。

但是這部《無辜遊戲》真的很難讓人欣賞就是了。

反而2015年的《裁量之間》頗具趣味,

也帶有點《十二怒漢》的味道。

當然,司改絕對不是靠行銷就能達成的事情,

是否能更好…還是有賴於司法界人士的努力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