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是一門藝術-《一個緝毒署幹員的臥底生活(THE DARK ART)》

可能是工作關係,徵信社田木子一直以來都蠻喜歡看

接觸臥底、黑社會等方面的書。

當然…不是羨慕他們槍口下舔血的亡命生活,

而是…田木子總隱隱約約覺得有另外一面的世界,

那世界有屬於它的規律,但是生活在正常世界者又很難道盡,

但是總不能因為好奇就自己踩進去吧?

這一類有著親身經驗者的紀錄,

就滿足好奇心而言可說是綽綽有餘了呢!!

而閱覽整本後,田木子的第一個心得就是…

中文書名翻譯未免有點畫蛇添足,

原文是《THE DARK ART》,

翻成中文為:

一個緝毒署幹員的臥底生活-隱身27年、橫跨五大洲的毒品、恐怖主義與騙局

真的太長了,可以理解出版社會想要吸引更多的客群,

但是把書名翻得精簡扼要,至於進一步的簡介,

放到介紹頁面不是更好嗎?

田木子當初被吸引也是看了簡短介紹後才決定下單。

書名翻成這樣落落長不知道是基於甚麼樣的考量呢?

↑↑當臥底沒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幾乎每位都有創傷症候群,更慘的則是被殘酷殺死後融屍….

恰如其分,不過不失,臥底就像變色龍

作者艾德華‧弗利斯確實是這方面的翹楚,

畢竟應該沒多少人的生活比他還精彩的,

這個月還在美國街頭逮毒販,半年後可能就在阿富汗「蹲點」,

當別人的經驗超過自己日常生活太多,

也難免讓讀者嘀咕「這到底是真的還假的…」

不過裏頭確實在字裡行間透露出臥底的各種要訣。

像是艾德每到一個新地區時,第一件事不是馬上去蹲點,

而是先「做功課」,從目標的家庭、當地文化跟勢力分布、

甚至是先學當地的語言。

↑↑臥底不光是在槍口下打滾,也要說得一口接地氣的當地話呢

書中有一段很有趣,

艾德華一次的任務是去曼谷,可是他不會講泰文…怎麼辦?

對於歐美拼音語系出身的他來說確實是個考驗,

於是…他找上泰軍女少尉,對方訓練他的方式就是…

「每次授課都講泰文,沒有一句英文。」

當然,兩人有沒有產生進一步的情愫,艾德華在書中就沒講了XD

不過艾德華確實有逸才,7週時間就把泰文對話練得滾瓜爛熟,

甚至練出當地的「口音」,這在臥底時可是非常好用呢!!

對方可能光因為口音就把你當自己人~~

↑↑艾德華為了讓毒販放鬆戒心,常常會選迪士尼樂園作為交易地點

艾德華本身很努力外,碰到好前輩也是成功的關鍵之一。

夏威夷的唐‧卡斯頓森絕對是他的啟蒙老師。

艾德華在書中是這樣形容唐的:

他持續辨識強項和弱點,然後個性中隱藏的第三部分-

依然有可塑性的那個區塊-他會找到受訪者完全掌控力的這個區塊。

這些是個性中的柔軟部分,還不曾受到可悲的教養、社會生活,

或是坐牢時期的影響而硬化。

如果不說這是跟毒販「面談」(不講審問是因為唐不用高壓的方式)

上面這段話可能會讓人覺得是甚麼心理諮商師或心理醫生在治療病人吧?

而在書中,艾德華不斷推崇唐的功力。提到自己這輩子恐怕都沒辦法

達到這樣子的水準,但是艾德華巧妙的把這份概念跟技巧轉到臥底上。

只能說…臥底真的是門藝術啊!!

矛盾的情感歸依,臥底、線民、兄弟

儘管字裡行間不太存在著激情,連一些血腥場面艾德華都沒有特地去渲染,

但就是這些平淡的口吻更凸顯了緝毒臥底的危險跟矛盾。

在一次重要也危險的任務後,艾德華升了職,

但是也大病一場…

畢竟前幾小時你才被對方用點二二口徑手槍抵著,

要是救援小組再慢個兩秒,也許臉就變成蜂窩,

當局擔心毒梟在獄中繼續發揮影響力,艾德華也在這次案件後調離洛杉磯。

一兩頁的行文,道盡了臥底的生死與高風險。

不過…扣掉生死危機與技術上的問題,

老實說整本看下來艾德華最困擾的問題反而是……「感情上的認同」。

內文不斷提到,你要臥底,就必須跟對方(毒梟)、線民保持親密的關係,

噓寒問暖,沒有個兩三個月不要想切入正題,

甚至比自己家人還親。也難免會有一些情感上的矛盾。

↑↑臥底不免會產生的認同感情,連高竿的艾德華也不例外

在阿富汗的時候,艾德華接近了大毒梟朱瑪‧汗(全名太長了,簡稱HJK)

兩人相談甚歡,老實說這也是臥底的悲哀,最常講話的對象,

也許真的是自己的目標,兩人聊到了阿富汗人的生活,

一起吃雞肉串跟花椰菜,甚至一起聊到自己身上的癌症,

沒錯,艾德華是要利用身體的病痛跟對方有進一步的交際,

但說真的,當兩個人聊到那麼深處時,不論同性或異性恐怕都會產生認同感吧?

艾德華也在書中不只一次表示自己很喜歡跟HJK相處,

比起官僚的CIA,至少HJK會在清真寺保護他….把他當一位兄弟般的對待。

臥底雖然常採線,但終究沒越過那條線,或許心中的那份善念就是關鍵吧?

↑↑艾德華的臥底哲學:臥底就像求愛,必須先花個半小時到一小時聊聊家庭、私事

卷末,艾德華提到美國的新追蹤科技-無人機,

臥底的必要性也大大降低,甚至艾德華認為「根本稱不上是臥底」。

這條黑暗藝術鏈的最後一棒,就這樣無人聞問的交在他手上。

The dark art,這項神秘又隱晦的技術,是不是就這樣再度消失於檯面上呢?

還是又由哪一位菁英臥底給繼承,那就…不得而知了。

推薦讀者取向:

  • 對這類型工作覺得好奇的讀者,這本書的內容是少見的「現身說法」呢。
  • 喜歡杜琪峰港片中臥底諜對諜的氛圍者,這部書相信也會很適合你。
  • 從事毒品防制相關工作者,這部也從國際毒品販售、查緝毒品面出發,
    有著第一線的認知跟實務經驗。不會有搔不到癢處的學究味。
  • 想取法前輩經驗(不論是緝毒還是販毒),但如果是後者,勸你還是不要的好…
  • 當然,如果只是想看熱鬧,本書相信也會帶給讀者很大的樂趣跟沈思。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臥底」是一門藝術-《一個緝毒署幹員的臥底生活(THE DARK ART)》” 有 2 則迴響

  1. 中文書名真的很……直白耶。如果翻成「黑暗藝術」或「臥底的藝術」,應該會有臥底那種隱晦的氣息。
    作者跟HJK的關係,讓我想到電影「門徒」。在那世界只有對方可依靠,而對方也將你推心置腹,但你終有一日會背叛他。要習慣背叛臥底的組織、接近的目標,這的確是一門藝術。

    1. 我也想到門徒,同樣是金三角那邊的販毒,跟毒販建立起親密的關係,不過不一樣的是艾德華最後為了救HJK自己先逮捕他(暴雷)。不然HJK可能死在不知道哪裡發射的飛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