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沒有壞人,只有變壞的好人-聊推理電影《消失的子彈(The Bullet Vanishes)》

「推理」作品一向是中港台電影比較缺乏的一塊,

這裡的「推理」指得是比較偏重視推理過程跟邏輯的古典推理,

當然,田木子知道現在也沒幾個編劇在搞古典推理了
(所以今年的《佈局》蠻讓我驚豔的)

日本有豐富的推理小說創作做根本;

而歐美本來就是推理作品的發源地。

相較之下…要田木子舉出華人圈作品的影視偵探…

似乎還是不脫公案小說的範疇,

從連續劇的包公、施公,到比較新的《狄仁傑》系列。

華人真的拍不出推理味濃厚的偵探作品嗎?

↑↑《消失的子彈》中,謝霆鋒跟劉青雲搭檔,很有味道

《消失的子彈(The Bullet Vanishes)》開頭倒是有種濃濃的偵探懸疑味,

民初的兵工廠…神秘失蹤的子彈,以及被冤枉而死的女工,

接著則是工頭慘死,究竟真是女工還魂報仇…

還是另有真相?

偵探故事的開頭如果沒有一個好謎團,那份量勢必虛浮。

同理,如果沒有一位夠搞怪、夠刁鑽的偵探,

作品絕對也會失色不少。

劉青雲飾演的天城縣警官-松東路,

絕對夠奇怪、夠份量,

像是自己嘗試上吊測驗勒死跟自縊的差別,多跟犯人聊天了解是否為冤案,

都顯示他是一位重視案件勝過名利的人。

典型的「辦案辦到長官怕」的類型(因為他升職長官會很頭痛)

↑↑松東路跟女犯傅源的曖昧關係,讓整齣劇沒有那麼陽剛

這部《消失的子彈》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

那就是把「階級」加入,偵探要辦案並不是太難…畢竟推理就跟呼吸一樣,

家常便飯。但如果背後的黑幕是高層、富豪、地方惡霸呢?

片尾松東路(劉青雲)與謝霆鋒(郭追)的公義與真相之爭,

也讓這部多了些不同的味道

↑↑地方惡霸,兵工廠壞老闆-丁老闆,壞到出汁

但不是田木子要說………這部也太多雷同到無以復加的「致敬」,

像是松東路的造型與個性,跟小勞勃道尼的「福爾摩斯」實在太神似了,

而且連海報都用類似風格來做,到底是….?

↑↑這也太像了吧….

兵工廠的槍林彈雨,也讓人想到《福爾摩斯二》中的爆炸場面,

上吊的測試,則跟《福爾摩斯一》的橋段相符合…

常見推理要素確實就那些,但是那麼大剌剌致敬的方式,

實在是看得很尷尬啊….

幸好隨著劇情進展,這種山寨味逐漸淡去。可喜可賀。

不過,致敬歸致敬,

看到推理要素一一出現,推理迷觀眾應該都會感受到某種樂趣。

像是一開始郭追在追逐犯人時,利用跳下來的鞋印判斷對方身高、

年紀,以及左右腳鞋印深淺不一樣,最後判斷對方是在舞廳演奏的鋼琴師傅。

合理又快速的推論過程,真的很有名偵探的味道。

最後也不忘露了一手快槍手的神技。

老實說田木子是看得蠻開心的啦…..

↑↑古典推理的必有橋段-密室殺人

松東路跟女囚犯傅源的戲份是《消》片中田木子頗喜歡的段落,

飾演傅源的江一燕儘管素顏演出,但那種眼光帶媚又神秘的感覺,

不要說松東路被電到,連觀眾都會受不了。

但是從劇情來看…中間似乎有很多空白,

松東路找傅源,是因為喜歡她…還是單純就辦案閒聊?

也許編劇就是刻意想營造那種曖昧又若即若離的氛圍吧?

↑↑神秘的傅源,明明可以完全犯罪卻又自己招出一切

整體而言,這一部的謎題並沒有太複雜,松東路也一下就解出來,

消失的子彈爆點也不夠大,劇末的回馬槍確實有點小意外,

但也僅止於意外,還沒到觀眾讚嘆的程度。

貫串全劇的「世界上沒有壞人,只有變壞的好人」,

也算打到要點,但描寫不夠深入頗為可惜,

不過謝霆鋒已經算是恰如其分的表現出那份劇情張力了。

比較奇妙的是這部竟然有出第二集….《消失的犯人》,

有二就有三,以後可能有《消失的XX》,

中港台偵探系列電影並不多,屈指數來大概只有郭富城的《C+偵探》、

劉德華的《狄仁傑》系列。

所以有新系列加入,對推理片的愛好者而言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喜歡清末民初氣氛,那種復古與西方科技交揉的矛盾氛圍者,

這部《消失的子彈》,倒可一觀。

↑↑謝霆鋒在片中飾演擇善固執的執法人員,同時也是天城縣第一快槍手-郭追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