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要殺人?田木子談《踏血尋梅》

《踏血尋梅》是部有趣的片,這裡的「有趣」不是說這是一部嬉鬧片,

事實上,這部的某些片段相當驚悚、殘忍,但是在恐怖血腥後面,

卻是一種深深的關懷以及沉痛。在這樁奇離詭異的截肢案背後,

隱藏了甚麼樣的真相呢?

也許…就像片頭所演,學校心輔老師對女主角春夏開導:

「很多事…都很難解釋的。」一句話道盡了這件複雜事件的核心。

那導演又是怎麼詮釋這一切呢?

大概就像郭富城在車上跟兩名年輕員警

聊天一般:「沒有啦~~我也是聽別人說得啦~~」

是道聽塗說?還是角度新穎呢?

就看觀眾自己的判斷了呢!!

《踏血尋梅》女主角,渴望愛情跟親情的春夏
《踏血尋梅》女主角,渴望愛情跟親情的春夏

kdjfjdfj看得見風景的房間,對社會深層的溫情與關懷

開頭不到10分鐘,觀眾就知道女主角被分屍了,

兇手甚至跑去自首,

所以這不是一部典型抽絲剝繭最後挖掘真兇的片。

最常用的偵探手法通通付之闕如(當然還是有搜查)。

那這部片到底想要講甚麼呢?

飾演兇手的白只一開始就跑去自首了,一開始受理的員警還愣了一下...
飾演兇手的白只一開始就跑去自首了,受理的員警還愣了一下…(正常人應該都會呆掉吧…)

《踏血尋梅》探究的,不是殺人手法、不是殺人過程,

而是兩個第一次見面的人,為了甚麼而殺人呢?

結果出乎大家意料,不是錢、不是慾,而是一種深深的孤單與邊緣感。

這樣的疏離感不光是兇手肥丁跟渴望愛、堅強的春夏,

郭富城飾演的警察臧sir在劇中也相當的孤單,

不但跟太太離婚,孩子只能在接送時幫忙「代勞」。

在工作上他確實是幹練又精明,但是沒天沒夜的工作,

讓他整個人抽離於現實人群,

郭富城在本片的造型,特意落魄跟滿頭白髮,以及不慍不火的演技,是他在這部片「旁觀者」的特色
郭富城在本片的臧sir造型,特意落魄跟滿頭白髮,以及不慍不火的演技,顯示他在這部片「旁觀」的定位

幸好,同樣是孤獨淪落人,臧sir跟兇案當事人有著最大的不同…

他有一群關心他的好夥伴、上司,

總是讓他可以專心於自己的工作。

也許就是因為這點,讓他懂得在這充滿仇恨與血腥案件的重案組,

依然能保持關懷的最大原因。

有時候徵信社田木子甚至覺得臧sir的腳色有點….「太過熱腸」。

上司勸他就這樣結案,臧sir…..斷然拒絕。

在結案依然很關心。從片初的觀察、旁觀,到片尾的參與、協助家屬。

甚至解讀出春夏的密碼「kdjfjdfj」(看得見風景的房間)。

把春夏遺照擺放在房間視野最好的地方。

導演也很貼心的讓春夏的姐姐跟臧sir一起合照,

不管這兩個人是不是真的會湊作堆,

留下來的人都努力振作,為了更好的生活而努力。

印象中有類似的橋段,在港片中田木子只看過《男兒本色》。

余文樂跟謝霆鋒代替房祖名,陪他奶奶吃飯。

《踏血尋梅》中處處透露出這種不著痕跡的關懷跟溫暖。

《踏血尋梅》中,社會底層的悲哀與痛苦

香港住宅不易,一棟棟狹小卻又擁擠的住宅,

構成了生活的樣貌。

片中好幾幕從鐵窗、鐵門的角度去看,

好像連失去至親的事情都被迫要跟鄰居公開(因為住太近了)

不光是跟鄰居的距離好像太近了。

連家裡頭的個人空間都不大。

一個人的情緒,很容易就因為空間狹小感染到其他人

(甚至坐在床上家人就沒辦法開衣櫃拿衣服)。

春夏逃離家裡,除了跟母親的衝突外,

被壓迫的空間,或許也是原因之一吧?

為討生計,春夏選擇出賣自己的身體,但心裡頭還是很孤單
為討生計,春夏選擇出賣自己的身體,但心裡頭還是很孤單

家裡狹小的是空間,外面的則是壓榨,

所以春夏儘管在學成績不差,但身為移民的她總是適應不良,

選擇輟學打工的她當然賺不了多少錢。

最後選擇現階段最快獲利的方式-賣淫。

有了一些錢的她依然覺得空虛,不管是男朋友只是把她當洩慾的玩伴,

或是人生地不熟的那種孤單感。生既無趣,

死亦無懼。春夏最後決定死在陪她談心的網友肥丁手上。

所以從導演的角度來看,剁屍或是剝皮都是後續處理的問題。

不應該想成「手段兇殘的殺人分屍」,而是「加工(幫助)自殺?」

當然,這樣的說法實在相當離奇,但是看完整部片後,

這樣的情況反而成為一種合理的情感抒發,相當特別。

踏血尋梅主要角色群出席合照
踏血尋梅主要角色群出席合照

綜觀整部《踏血尋梅》,

除了少數血腥的畫面實在讓田木子有點不忍卒睹外,

針對受害者得背景描寫得十分深入,

社會的壓迫造就出的離奇命案,給觀者帶來相當強的後勁。

但是導演又有深厚的人道關懷。

相信看完整部片的人都可以理解…這部片為什麼入圍金馬獎那麼多獎項。

導演翁子光真的是不簡單呢~~~

如果跟田木子一樣不是很喜歡血腥場面,

卻對於社會底層的描述很感興趣的話。

《踏血尋梅》絕對是一部「看得見風景』的好作品。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