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指紋建檔是否妥當?隱私權與警方辦案間的拉鋸

田木子最近又在取採(應該說…哪天不取材XD)

這次的主題是「指紋」,

老實說…接觸後還蠻有趣的,徵信社因為缺乏正當性也非公家單位,

所以不會也不可能用到「指紋」,

但是調查單位…特別是警察,辦案上很容易接觸到指紋。

以資料庫而言,當然是基數愈大愈容易找到人。

只是,涉及人權等觀念,

該不該「蓋指印」,也成為人權保障,

刑事辦案、人民跟國家機器之間尺度的問題了。

  • 指紋建檔的好處

單以指紋建檔的功用而言,

一般主要在兩個部分:

◎確認身分(以前當兵甚至要印指印)

◎刑事辦案(確認是不是嫌疑犯)

可能是電視節目或是好萊屋電影的影響太深,

所以大家(包含田木子過往)都覺得:

去警局蓋手印某種程度就代表跟刑案有牽扯」。

也確實看過有持反論者認為「全民蓋手印」就是「把民當賊」的說法,

或許…就是上述想法的衍伸。

↑↑指紋建檔,常常被聯想到負面印象,也造成推動的難度(圖片為國片《魚狗》)

但其實指印的功能沒有那麼侷限跟負面。

就刑事辦案而言,如果今天命案現場是公共場所的電梯內,

光是1F按鍵上的指紋,恐怕就超過幾百幾千枚,

如果有確定的指紋庫,

基本上就能按圖索驥去除無關人等(像是洽公、正常上下班)。

而如果是在家中發現,扣掉家中成員的指紋,

自然就是外來者…也意味著很可能是嫌疑犯了。

所以在這邊指紋比較像「縮減調查」的手段,甚至是證明自己清白的方式。

而不是嫌疑犯的唯一指標。

指紋建檔的好處,

其實都圍繞在「確認身分」上,

上述的刑事辦案是一環,

其他還有確認「失智老人身分」、「意外者身分比對」

目前市面上有各式各樣的環扣、飾品來辨識身分,

但都沒有指紋簡單便利,

畢竟甚麼東西都忘記,總不可能忘記帶自己的雙手出門吧?

而確實,目前各縣市警局都有失智老人建檔的服務,

如果擔心家人有類似情況,不妨先行建檔。

↑↑失智老人建檔也能到府服務,請附近的警察大大們一起幫忙(圖片出自網路)

指紋建檔的另一種好處,當然是追緝嫌疑犯。

依照目前的指紋建檔來源,大部分是「前科犯」,

如果在一樁案件中發現某指紋,又比對到某前科犯的資料,

自然大大縮減了調查的過程,查明真相的可能性又增添幾分。

此外,從這樣的想法出發,

目前的指紋既然是以前科犯為主,但每位犯人都有「第一次」犯案的時候,

換言之如果是第一次犯案,指紋比對這招就無用武之處。

但如果是「全民指紋建檔」,就免除了這樣的問題。

第一次資料無法比對的困難,迎刃而解。

  • 指紋建檔的缺點

其實這點才是田木子好奇的地方,

畢竟找尋資料後,常常是同樣單位在疾呼,

內容不外乎:

◎侵犯人權

◎國家權力介入百姓生活

◎資料庫會被駭

◎資料會被竊取

老實說都蠻奇怪的,扣掉很抽象的XX介入XX的說法。較具體的探討,

包含「指紋不能減少犯罪」、

或是「全民採指紋後歹徒會更加注意」,一樣啟人疑竇。

指紋確實不能減少犯罪,因為採指紋本來就是一種辨識的方式,

這跟最近的「補教老師真名化無法革除誘姦」的論調幾乎是同一模式。

因為A無法完全解決B,所以A完全沒用….怪怪ㄟ。

而專業或是刻意辦案的歹徒,確實會有隱匿指紋的情況。

不過也別忘了,不少案件仍然是臨時起意,

這時候指紋採樣仍然是很好的方式。

至於政府單位個資外洩的情況不能說沒有,

但是仔細想想,除了指紋以外的資料戶政事務所都一清二楚,

所以資料外洩的可能性不變的話….而且指紋的功用在目前的政府單位而言,

重要性遠低於身分證字號、戶籍地址,針對指紋而不講其他資料….

也說不過去。

至於替代方案呢,根據「某聯盟」的說法,

不外乎是加強警察訓練、強化教育、改善社會風氣…………..

等一下,好像在哪裡也聽過類似的話?

而且上述的強化,經費又從那裡來呢?

勉強來說田木子覺得有道理的就是「線上資料維護跟盜取」,

這點倒是值得注意,畢竟公家單位人員是會流動的,

也不見得每個單位都有網路高手,

系統本身的漏洞,或著對資安的意識,

田木子確實不放心。可是換過來想,

除了指紋外的資料…政府都有,

如果擔心政府機關的資料保存跟系統維護能力,

照道理應該甚麼資料都不要繳,這才是最安全的方式吧?

另一種情況就是未來辨識科技進步到人人都用指紋來解鎖,

而資安防護又沒做好的情況下,確實有可能被盜取指紋

並實行犯罪。如果是這樣的考量,

那就有所本,值得注意了呢….

不過很奇怪的是,台灣對這塊討論並不多,

查了一下網路,竟然都是200X年的新聞,

美國從911後就不斷針對身分確認做改進(甚至旅客要蓋手印)。

聯邦警察也針對孩童安全做指紋建檔,

台灣就算不認同這樣的手法,老實說也不該不聞不問…..

全民指紋建檔,究竟應不應該,值得更多的討論。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