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的所有權?田木子聊創作的界線

最近公司因為網站圖片的問題,不小心用到別家公司的版權物,

花了幾萬元消災解決,徵信社田木子一向覺得這一類型的爭議只會發生在

大型公司,沒料到終於也輪到我們了(?)

先不論該家公司是否以此牟利,以及網路上不少公司都中過類似的陷阱,

無獨有偶,最近接觸的一些事情剛好都跟這一塊有關連,

田木子就順便聊聊一些自己的感想吧~~~~

無償翻譯的學長學弟制

相信不少人應該都在youtube看過一些翻譯界的強者翻譯國外作品,

像是鼎鼎大名的好色龍大翻譯的《彩虹小馬》

儘管有了正式版權,內行人都會尊稱好色龍大為前輩(畢竟他是翻譯此作的先河)
儘管有了正式版權,內行人都會尊稱好色龍大為前輩(畢竟他是翻譯此作的先河)

或是國外已經紅透半邊天的黑人二人組,

大部分人應該都是以BC的網站為主吧?

這些以往都是翻譯者自己翻譯,然後放到部落格上,

就如同大陸漢化組會漢化某些冷門作品一般。

不過…有人就有江湖,

連這類型的翻譯都會有爭執…實在是讓人太驚訝了。

如果是跟田木子這種外語能力普通的,可能光是有人翻譯就感激不盡了,

完全沒想到在翻譯界還有「學長學弟制』。

比如說別人翻過的系列,還要看別人有沒有繼續翻譯;

一但做了這樣的事,「前輩」可是會不太高興的。

也許有人會想說…「這不是無償翻譯嗎?』真要說有賺頭,

恐怕也要等到人氣上來後才有點擊率。(所以嚴格來說也不能說無償)

在那之前的確是比較同好性質的分享。

儘管如此,似乎翻譯過後,也對該作品產生了責任感,

甚至某些人會產生「獨佔之心」,

這樣不輸自己創作產生的責任感,想想也蠻有趣的。

跨領域的門戶之見?小說界的情況

之前看村上春樹的《身為職業小說家》,

村上提到文學界也有類似的情況,只是不同的是….

這次不是題材,而是「類別」。

就像村上本來寫小說,後來又寫了報導文學性質的《地下鐵事件》,

只是單純的不同類型(甚至一般讀者搞不好還分不清楚)。

就被該類別的作者仇視,認為是「外行人別來亂」。

不是內容不好,就只是單純的….「你本來不是我們這塊的人』。

可能不少人會覺得所謂的創作、翻譯,

只要是在最低規範下(像是不脫稿、不故意去挑戰某些東西)

就可以擁有比一般朝九晚五行業更大的自由,

其實實際並不然呢……….

翻譯,要看有沒有「前輩」正在看著這系列;

而創作,則要謹守自己應有的本分,不要亂跨到別人領域。

當然,創作者某種程度都有些許的傲氣,不然就不會當創作者了。

是不是真的要依循這些「潛規則」呢。

 

不過…最後還是要提醒大家,網路上抓得圖,

特別是作為商業用途者,恐怕都要小心這些圖的來源呢,

畢竟其他公司也不是吃素的,一但被抓到,

恐怕就不是文人筆下譏笑幾聲就能解決的呢!!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