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沒辦法跟周圍真心溝通,聊村上春樹的《約束的場所》

之前看《犯罪偵查事件簿》時,

前面提到警方針對「奧姆真理教」的對應方式,

也剛好田木子去二手書店時剛好看到村上春樹的

《地下鐵事件》、《約束的場所》,

就順手帶了回來,

想想也蠻奇特的,以前是不會特別看這種書的…

可能隨著年紀跟身處環境的關係,

閱讀的口味也跟著轉變吧?

如果有看過這兩本書的朋友應該都能察覺….

村上的這兩本書,跟他往常的作品有很大的不同,

以往是「小說」(儘管他後來還出了不少非小說的作品),

而這兩本則有點像「報導文學」。

《地下鐵事件》是從「奧姆沙林毒氣事件」的受害人

角度描寫;《約束的場所》則是從奧姆教徒的角度切入。

算是徹底滿足村上春樹「好奇心」的兩本著作。

不文以載道,就是最大的特色

這兩本書田木子都還沒看完,各啃了前1/3,

但是光是看這樣的篇幅,就能感受到這兩本書的「奇妙」氛圍。

為了採訪這些人,村上花了蠻多的心思,

除了不斷把稿子給當事人審核外,

保持「純然的好奇心」這點是田木子覺得最特別之處。

常見的報章雜誌、新聞媒體,在寫這種社會事件(特別是牽扯到犯罪者),

幾乎很難避免套路式的寫法,

像是「渲染腥羶色」、「站在道德面對於犯罪者的痛斥」、

「教條式的呼籲」,但是村上的書不會有這些東西,

老實說他的訪談有點奇妙,有種跟當事人的「疏離」感,

但偶爾問出的問題卻又很根本性,當事人願意回答,

或許也是因為村上是出於純然的好奇心,

而非道德性批判的關係吧?

不刻意在這種訪談中追求文以載道,是田木子覺得這兩本很微妙之處。

約束的場所,一個追求精神超脫的場域

在《約束的場所》裡,可以看到這些被訪問的教徒,

在對談中對談都相當清晰、有條理,

自己知道的就會分享、不知道的也很老實的坦承

「這點跟現世(現實)的規範確實有所差距」。

而且蠻特別的一點就是…

這些人都有某種程度的精神困擾,

不論是跟現實格格不入、或是追求精神上的淬鍊。

儘管腦袋中很清楚毒氣事件是不對的事,

但是在教團中修行、得到精神上的成長(所謂的神祕體驗),

卻又讓人很難否定。

也許就像村上在後記講得:「在那裏確實有在現世所得不到的純粹價值存在,

就算結果轉變成惡夢般的東西,那光所放射的輝煌溫暖的初期記憶,

現在還先鮮明地留在他們心中,那不是別的東西所能輕易取代的。

我們常常會用各種尺度來「分類」,

那奧姆真理教的教徒很明顯就是被社會大眾分類到「不適合社會」的一邊,

然而,田木子也從書中感受到某種「恐怖ˋ」,

不是好萊屋電影那樣張牙舞爪撲過來的怪獸,

而是一點又一點的「異變」,

書中不少教徒被問到教團本身性質的改變,

都表示「有感受到」,但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像是「藥物實驗」、「教團武裝化(像是練武術)」、

甚至會跟女信徒要求「性關係」。那種「相同環境的異質性」,

反而因為信徒很冷靜的闡述出來,顯得益發詭異。

不過裡面有一個例子蠻有趣的,裡面有一個成員-細井真一,

入會前一直保持厭世的態度,

但歷經了一連串的事情後倒是想開的。

現在我住在東京。為了在現在這個現實世界活下去,

支持我的力量,或著應該說支柱,還是這些朋友。

原來是信徒的這些朋友。

跟這些意氣相投的朋友在一起時,我會非常清楚一件事:

「不只是我自己,而是大家都一起活在這個非常不容易的大世界裡」,

因而獲得很大的鼓勵。

也許在教團中看到不乏高級知識分子、菁英,

其實大家都有各自的煩惱,反而想開了吧?

整體而言,儘管台灣還沒有奧姆真理教等級的犯罪事件,

不過從這些訪問中,或許能窺出一些宗教詐術的成功原因,

並不是受害者太笨或是詐騙者太聰明,

而是在當下,那就是最好的「約束的場所」吧?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