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實與商業片的流暢結合-談《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A Taxi Driver)》

儘管韓國片不是這一兩年才突飛猛進,

但不可諱言…幾部片的爆紅,

讓韓影得到了觀眾更大的關注,

像是昨天才去觀賞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A Taxi Driver)》

老實說田木子以為這部片台灣觀眾不會太喜歡,

沒想到現場幾乎滿場,

某方面來講,台灣觀眾對於片型的口味也愈來愈多元化,

這真的是好事呢~~~

  • 真人真事改編=不要把電影通通當真,史實與創作之間

光州事件,也被稱作「韓國的228」;

1979~1980,韓國政府歷經一連串的政變跟鬥爭,

之後全斗煥掌握實權。下令擴大戒嚴。

故事的發生地點-光州,就是當時民主思潮最濃、

抗議聲浪最高的全羅道(現今為全羅南道)。

卻也因此遭受官方的無情鎮壓,死傷無數。

↑↑這是出自南韓國家檔案局的照片,趴在地上者的那個眼神,實在冷漠的可怕

先不論史觀的傾向。從角色的設定來看,

看到「真人真事改編」,其實有點概念的觀眾就會知道…

「跟真實會有某種程度的出入」,以這部片為例,

歷史故事為真,計程車司機亦不假,

但是設定上完全不一樣,

史實中的金四福,根據最近的新聞資料,

全名就是「金士福」,

不像電影中那樣操著搞笑的英語,

他本身就是專門接送大飯店、旅館的國際旅客,

所以韓、日、英三語都切換的很順暢,

儘管金的兒子說他爸爸英語「還行」,

但從接客數不少的下文來看,

恐怕遠遠超過「還行」的程度。
(也有報導直接說語文程度很好,田木子是傾向這種說法)

↑↑右為金士福,老實說本人長得比較像電影中的光州計程車行老闆….
↑↑感覺本人是脾氣跟修養都很好的計程車司機

所以電影中為了增添德國記者與韓國計程車司機

那種無法交談卻結成好友的感動。

以及加強劇中的衝突點而設置的橋段,

史實中恐怕根本沒發生過。

像是司機因為收錢問題跟記者互毆…

沒這回事,金士福本人的修養好得好,本身很喜歡看些思想的書,

所以才有那麼多回頭客。跟客戶打架這種事更是不可能發生。

電影中,司機太太早亡,過著單親爸爸的生活,

現實裡,司機的太太在司機過世後都還活著,

只是有老人癡呆。由兒子出面幫爸爸解釋了這一切。

兒事件當下,除了德國記者辛茲彼得外,同行的還有收音師魯默爾。

根據他們的回憶,當時的韓國政府對於國外記者沒有太大的阻攔,

不過彼得之後倒是被特務給痛毆了一頓。頸部跟脊椎都因此受傷。

身體關係,只能遺憾退休。

光州曾經的風聲鶴唳…倒是鐵錚錚的事實,

金士福回來後…也因為目睹慘劇而酗酒,四年後就因肝癌去世。

獨裁下的暴力與惡意,還是在當事人身心烙下不同的傷痕。

↑↑金士福不虧是接送高級客戶的司機,舉止儀態都比一般計程車司機更穩重

所以,真人真事改編的幅度到哪,本來就看導演決定,

像是《金爆內幕》裏頭幾位主要角色甚至可以「合併」,

至於電影中那位夢想著上大學歌謠祭卻不幸犧牲的大學生…

是否真有其人呢?恐怕也是導演取犧牲者中的大學生意象為代表。

現實中應無此人。

↑↑劇中大學生,想參加歌謠祭可是歌喉不太行
  • 不只是導演與演員,完整的電影產業才是關鍵

其實從《我》片上映之後,電影版蠻多人都想到同樣的問題

「為什麼台灣拍不出類似的片呢?」

接著就會陷入「台灣藝文片跟商業片」的二元論戰,

台灣的導演拍藝文片就不好看;

好看的片卻又沒有深度…等說法。

但是仔細看《我》片,可以看出導演不僅止於紀錄片,

更有用商業片包裝的野心。

像是片中的暗巷追逐…..有在看過往韓影警匪片的觀眾,

應該都很熟悉的韓片套路;

最後的計程車飛車場面,更是明擺了「這是商業片高潮橋段」,

他們歷經十幾二十年的努力,早就有一套掌握尺度的脈絡可循,

讓本該枯燥無聊的歷史片成為有趣的商業題材。

而且《我》片並非他們第一次挑戰類似題材。

《總統的理髮師》、《華麗的假期》…等片,

全部都是針對系列事件環繞。

↑↑一樣是由宋康昊主演的《總統的理髮師》

所以與其說「台灣為什麼沒有人拍228呢?」

不如問…真的有導演願意挑戰類似題材,

而且同時具有商業片拍攝的能力與經驗?

如果沒有,又有誰願意從現在開始挑戰與累積呢?

此外,不要誤以為光有一位好導演就能夠有好作品。

在《我》片中,有大量硬底子配角,

沒有他們的精湛演出,恐怕也烘托不出劇中的氛圍與情境。

包含…..

柳海真,飾演善良的光州計程車行大哥。這位演員田木子很有好感,

他詮釋的角色都活靈活現,很像我們身旁會出現的人。

↑↑柳海真,硬底子的韓國演員,演技基本上絕對是一線等級,得過多次配角獎

高昌錫,飾演尚九的爸爸,只有在開頭出現一下下,

也是硬底子配角,不要因為他請吃燒肉就小看他喔(咦?)

↑↑高昌錫,有在看韓影的應該都常常看到他,跟吳孟達一樣,一部戲少了這種腳色就沒味道

鄭進永,飾演戲份不多,跟德國記者接頭的李記者,

《七號房的禮物》中飾演面惡心善的典獄長。

↑↑鄭進永,同樣得獎無數,演技實力堅強的硬底子

至於主角宋康昊…相信不用田木子再多作介紹,

反正只要知道他出手就是要得獎就夠了(?)

而且查了一下資料才發現,田木子看得好多作品都是他主演….

像是《駭人怪物》中,哀嘆政府不幫忙救出他女兒的無奈,

老實說比任何恐怖怪物還觸動田木子心弦。

↑↑為什麼我就是抽不到五星?(設計對白)

當然也不能忘記經典作品《殺人回憶》中的劇末凝視。

↑↑《殺人回憶》經典橋段,宋靠著這一望,拿下不少大獎。

跟帥氣歐巴孔劉合演的《密探》,不過這部田木子沒看完。

↑↑孔劉惡意賣萌XD

所以再回頭看看一開始的問題「為什麼台灣沒辦法拍228呢?」

先問問………

有沒有足夠實力的演員群能夠駕馭這超高難度的劇本吧!!

  • 歷史的傷痕,共識是關鍵

而台灣遲遲沒有辦法像韓國那樣拍攝,

除了技術上的問題外(老實說硬要拍應該也是可以,不需要太多特效)。

在這之上的大哉問………是「史觀」的問題,

也就是說「我們該怎麼看待…甚至評價228事件」?

是要像以往常見的黨國說法「共黨份子謝雪紅意圖謀反」,

還是近年來鄉民最喜歡的說法「滯台賤畜KMT胡亂殺人」…?

↑↑敢於衝撞歷史敏感議題,是韓影的特色之一,圖為《華麗的假期》一幕

當然,選擇任一角度來拍攝也不是不行,

但不保證不會激起觀眾的反感。

從商業角度而論……激起反感的電影真的賣得好嗎?

如果是要走詳實資料以及綿密敘事,

導演勢必要拿出大量的史料佐證來說服觀眾,

至此,最大的問題來了….

導演本身的看法又如何呢?

是要單純的呈現資料、還是從某個團體或觀點出發呢?

但是田木子以稍微浸淫在史界的經驗反思….

“單純呈現”本身就是近乎不可能的事,

當你在資料裁減時,本身就已經有好惡跟比重的拿捏了。

↑↑正義辯護人,同樣是跟光州事件有關聯的作品

不過韓國跟台灣的最大不同…就在於「光州事件」幾乎已經定調-

就是獨裁政府對於民眾的濫殺,

對照台灣228事件,

涉及政權、族群,統治權轉移等問題,

而一些當事人的二代依然在台灣的各行各業,

也造成想要做一個全面性的定論非常困難…

或許要再等等吧?

但田木子相信…以新一輩的旺盛創作慾,

以及愈來愈不被當作禁忌的歷史話題,

假以時日,或許228不再只是書本中的內容,

而是商業片中的重要資料依據呢。

如同《我》片中司機最後載著大學生到民主集會地點「光化門」一樣,

對於未來,是該有著一些希望跟期許呢~~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