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法官飾演逆轉裁判?《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掀法界討論

昨天司法院公布了《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初稿,

不管是對法界人士、或不諳法律的一般民眾,

恐怕都將是新的變局。

終歸一句話….讓國民參加審判到底好不好呢?

田木子稍微翻了一下司法院的官網資料,

總共112條,法律人士講話也文謅謅的,

若非、要旨…幸好這篇初看還好,

有興趣的朋友,

請前往國民參與刑事審判網站」,

有PDF檔可下。

列舉幾點田木子覺得重要的部分:

↑↑23歲就能當國民法官,也提醒大家…為了能夠明斷是非,要更加精進自己

第十二條(國民法官積極資格)
年滿二十三歲,且在地方法院管轄區
域內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之中華民國
國民,有被選任為國民法官、備位國民
法官之資格。

儘管不知道為什麼選擇23歲?

但可以看出滿23歲就被認為是「心智年齡成熟、具有判斷事情真偽能力」

說明也特別強調「尚須有相當社會歷練、身心成熟,

且應在特定之地方法院管轄區域內繼續居住一定期間。」

不過田木子倒是想到…萬一是ABC或是長年旅居國外者,

回國超過半年但還不懂當地環境怎麼辦呢?

規定上是說滿4個月即可,所以似乎還未完全解決上述問題。

↑↑是的,國民法官不只是投票那麼簡單,還有更積極的主動找尋真相的義務

第七十六條(國民法官之訊問)
國民法官於證人、鑑定人、通譯經當
事人、辯護人詰問或詢問完畢後,得於
告知審判長後,於待證事項範圍內,自
行或請求審判長訊問之

是的,國民法官可不是光在台下聽雙方問題那麼簡單,

他們可以「自行」訊問之,

換言之,如果這位國民法官本身的法學素養、

邏輯很清楚,絕對可以協助法官挖掘盲點或是關鍵疑問。

反之,如果國民法官只想回家、敷衍了事,

在台上也只是一位人工投票者(甚至可能被旁人影響)。

一加一減之間,也顯現出國民法官的重要。

↑↑多數決,至少要到2/3,也就是6人同意以上才行

第八十三條(評決)
有罪之認定,以包含國民法官及法官
在內達三分之二以上之同意決定之。未
獲該比例人數同意時,應諭知無罪之判
決或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

換言之,3位法官加上6名國民法官,

2/3,也就是說必須有6位以上同意。

這也是一個微妙的人數,容後再談。

對這樣的草案,有法界的教授明顯不太開心了。

↑↑李教授我已經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在反串還是真的酸…(截圖出自李教授臉書)

其實目前很多的憂慮似乎都是針對「民眾濫情、理盲、缺乏法律知識」,

但是如果我們照遊戲規則的話,理論上只要有6人意見一致就好。

法界人士擔心民眾被激情所影響,但田木子覺得那是因為接觸到媒體的

錯誤資訊所致。真實的法庭審判是當場親眼所見所聞,

加上雙方證物、證人不斷交替出來,

如果審理法官知道如何公正的引導大家思考。

場面不應該是激情而喧囂的,而是沉靜又思索的。

應該會比較像司法院拍的微電影「裁量之間」裡頭情況。

儘管這部片因為時間關係省略了勘驗證物的段落,

不過法官不斷提醒陪審員「無罪推定主義」,這點倒是相當不錯。

其實很多法律概念本來就是一種想法跟態度,

這種看了幾十本書還不如自己待在法庭現場幾次就能抓到感覺。

寫考卷的時候都洋洋灑灑,自己坐在當場就會理解…

要保持中立客觀,以及抵抗自己的偏見與固有想法是多困難的事。

回到實際的國民法官,要說技術上有甚麼問題的話,

大概會在「罪名或量刑」這部分碰到瓶頸,

畢竟大部分民眾應該不會沒事去背刑法。

這部分不知道法官會不會提示?或是做出適當的建議呢?

↑↑法官=恐龍的說法,常常出現於各種新聞媒體下方的討論,不過真是如此嗎?

最後,田木子是覺得..

不用預設六位國民法官一定會跟法官唱反調,

六個人,六種背景、六種生活與思考脈絡,

學歷不同、職業不同、專業與生活閱歷更是天差地遠。

法界人士與其一直擔心國民法官會吹皺一池春水,田木子覺得…

不如好好蒐證吧!!更多法官與人力的參與,

應該是提供更多的專業與觀點看透真相,

而不是執著於「法界與民間人士的觀念衝突」。

整體而言,田木子倒是樂觀其成。

畢竟這是真的實戰法學教室,民眾也能更加瞭解法律是

很貼身的技術。自己有經驗後也不會動輒罵法官恐龍啦~~

↑↑大逆轉裁判也是6人制陪審團,說服陪審團也是案件的一環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2 thoughts on “國民法官飾演逆轉裁判?《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掀法界討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