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界定的「毒樹果」?田木子聊蒐證

有稍微接觸過《刑法》、《刑事訴訟法》的朋友,

應該都聽過「毒樹果理論」這一說法吧?

蒐證合法與否、程序性的問題,

常常是徵信社能不能爭贏、或是外遇抓姦者

能不能討回公道的關鍵,

所以以專業來看,徵信社從業員,特別是外勤型的員工,

如果不清楚毒樹果、蒐證相關法條,可是會吃大虧呢!!

但從現實面來看,徵信社一不做專業訓練、

二本身這類型的人才就很少,

所以基本上知道「毒樹果理論」就已經很棒了,

實務界怎麼用…恐怕只能兩手一攤,莫可奈何了….

↑↑講到毒樹果理論,一定會提的法條(圖片出自法操)

老實說田木子當初學刑法跟刑訴的時候,

大概也是落在這個部分,證據蒐集本該

在「挖掘真相」跟「保障人權」間做衡量,

而毒樹果理論這洋玩意,美國已經有相當豐富的案例累積,

像是毒樹果的稀釋、有沒有例外、善意例外原則等等。

學非所長,這邊就恕田木子暫且跳過。

不過可以肯定一件事,

田木子以前提到「非法蒐證」,

概念都不外乎是「刑訴98」、「刑訴156-1」,

反正就是「毒樹果理論下的蒐證非法不得採用
(很像乖乖牌大學生考試會寫的答案XD)。

可是最近台灣吧的影片《武松打虎-打來的證據可以用嗎?

引起了一些專業律師的善意回饋,

其中就有針對「毒樹果理論」做實務上的介紹。

以96年台上字第4177號為例,最高法院倒是有別的看法…

↑↑最高法院對毒樹果的看法

法律公文常常寫得文謅謅落落長,

不過簡單來說就是…毒樹果理論除了實際法條(像上述的98條)外,

有沒有「證據能力」,基本上還是要「審酌人權與公共利益」,

講白了就是…有沒有證據能力還是要看啦,亦即是所謂的「權衡」。

當然…合不合理是一回事(不少律師覺得這說法並不合理)。

所以律師可不能像成步堂一樣,動輒大指一揮「異議!!」

然後直指檢察官違反毒樹果理論,

在台灣,可能會以game over收場喔!!

至於權衡如何拿捏,98年台上4439號判決講得更清楚,

除了八項要素考慮外,也不排除有其他因素,

換言之…法官視個案決定。

徵信社田木子以前常覺得「外遇抓姦」案怎麼法官判法都不同,

現在想想…或許跟蒐證方式,以及法官的權衡有關呢….

其實田木子一直覺得這塊討論蠻有趣的,

看來是時候再複習複習刑訴、充實相關學科知識了呢!!

想到以前周昉老師教得「證據」、「證據能力」、「證據證明力」

真是懷念啊….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