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的不是人生,而是麻木的自己-田木子聊《崩壞人生》

看多了一堆超級英雄的續集,徵信社田木子也想換換口味看一下獨立的劇情,

也無須想著電影中各式彩蛋,想說會不會有甚麼蛛絲馬跡沒有察覺到…

看電影難道就不能抱著更輕鬆、更純粹的態度嗎?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

田木子周末就跟朋友一起去台北欣賞這部傑克葛倫霍的《崩壞人生》。

死亡讓人從麻木中警醒,從渾渾噩噩到「崩壞人生」

其實這部片某種程度讓田木子有種「跟村上春樹作品風格有點像的感覺」。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男主角在一開始就喪妻,無處發洩、也不懂得發洩的

他只能藉由醫院販售機巧克力沒掉下來為引,

開始寫信給該店面的經銷商。這種看似莫名其妙卻又充滿著理所當然的事,

感覺很像在村上春樹的筆下人物會做得事XD

醫院的零食販賣機是一切的開端,男主角因此寫信給經銷公司
醫院的零食販賣機是一切的開端,男主角因此寫信給經銷公司

其實這部片男主角的情感變化大概是整部片最有趣的地方,

他有一個幸福的家、岳父因為女兒的關係也安插他進金融公司,

在職場的表現也尚算游刃有餘(至少從影片中看不出他無力負擔的情況)。

但或許就是人生太順遂、太規律了,或是過的人生不是「他想的人生」。

他對此毫無反應,所以片中儘管他數次感受到傷感,

但總是沒兩下就有一個旁觀的心態把自己抽離。

所以這不是「欲哭無淚」,反而是「難以感受」。

或許不到「渾渾噩噩」的程度,但就是讓男主角大衛總有種空虛的感覺。

然而,太太的猝亡,讓他第一次面對了自己。

想發現問題就要把問題拆個精光,本來只是岳父的鼓勵卻成了男主角改變的契機
想發現問題就要把問題拆個精光,本來只是岳父的鼓勵卻成了男主角改變的契機

大衛在劇中的「拆卸」,不光是表現在實體上,

同時也表現在抽象的情感與人際上,

像是他把公司的門、自家的咖啡機,自用鐘,

以及從太太生前講到往生後還沒解決的

冰箱。以前從來沒注意到的東西,現在乾脆拆下來研究,

片尾甚至連自己家都拆了,

沒有重建決心者,還真的做不到呢!!

男主角不知道哪來的怪手...
男主角不知道哪來的怪手…

感情上,大衛確實也「崩壞」了,跟客服小姐的熱線,

讓彼此的心靈距離相當緊密,

但是彼此卻又不是單純的「愛欲」可形容,兩人雖沒有上床,

但是四處遊山玩水,

一起生活。傑克甚至帶著她前往岳父舉辦的追思會。

在旁人來看固然相當失禮。

但對於大衛而言…又怎樣呢?現在的他,

比起循規蹈矩卻又沒有滋味的人生,

或許這種無視規則的崩壞更是他想過的生活呢!!

《崩壞人生》中,主角因為客服信意外跟服務人員搭上線
《崩壞人生》中,主角因為客服信意外跟服務人員搭上線

不單只是脫序的「崩壞」,大衛跟劇中其他配角的互動也十分有趣,

像是共車五年的乘客,對方一開始的叨叨絮絮他頗感不耐,常以耳機

來逃避交流。但是太太過世後他才想跟別人交流。第一件事就是跟那位

朋友道歉……其實他並不是賣草蓆的,也坦承自己「並不愛太太」。

跟一個交淺的人「言深」。與其說是示好,

不如說是對自己過往的自白跟懺悔。

至於跟客服人員清爽但是契合的感情讓劇情增添了不少味道。

而大衛跟她兒子的互動也相當有趣。

大衛不擺出一個教化型的長輩姿態,

反而是以一個誠實的前輩立場,跟對方互動。

一起嘲笑這僵化又偽善的社會(順便一起拆房子)。

笑一個吧!!!《崩壞人生》中很有趣的一幕
笑一個吧!!!《崩壞人生》中很有趣的一幕

片尾的安排不落俗套,大衛跟有男朋友的客服同居,

被對方發現後狠狠揍了一頓,

凱倫(客服小姐)的兒子是位同性戀者,

勇於做自己得同時被人打得遍體麟傷。

但是這一切都是有意義的,大衛嘴巴說不愛著太太,

但是最後卻發現了對方的重要,

儘管對方有了外遇,但一起生活了那麼久,

她對自己的關懷與照顧卻是假不了的。

終於讓大衛打從心底感受到悲傷。

凱倫也決定跟其實不愛的男友分手。

片尾,大衛看到廣場上的孩童快樂嬉戲奔跑,

想到自己小時候的願望…

「成為跑最快的那個人」,終於讓他大步邁開腳步…

最後那幕滿足的笑容…讓整部片後勁無窮。

每個人的痛苦無法量化,

人生沒有崩壞,只是用不同的方式面對自己的苦痛呢~~

 

如果是喜歡高潮迭起劇情的觀眾,恐怕會覺得很悶吧?

這種充滿自溺式的生活,也不會如一般好萊屋電影一樣有著

痛快的節奏。但是如果是面臨人生困境或是面臨人生岔路的朋友,

或許能從這部片中找到一些鼓舞跟激勵吧?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