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趣聞-私家偵探、賞金獵人,與美國保釋金制度

其實田木子進徵信業界一段時間了,

但是畢竟是行銷與內勤的部分,

總是對真正的「查案」有份濃濃的好奇。

特別是對美、日兩國的私家偵探制度…倍感好奇。

這些行業是靠那些案件支撐起來的呢?

為什麼它們可以持續運作?(也就是有賺錢)

台灣是否能移植這樣的制度呢?

以下徵信社田木子為大家作概念性的介紹………

無罪推定下的制度-保釋金制度(Bail in the United States)

從歷史層面來看,美國的保釋金制度(Bail in the United States),

就算不是必然,也可以稱作是不得不然。

眾所皆知,美國是非常講求「無罪推論」的國家,

就算有非常高的可能性案子是嫌疑犯幹的,

但沒有經過合法的法庭審判、充足的證據證明情況下,

嫌疑犯一概被視作無辜之人。

而在這樣考量下,「保釋金制度」就成為一解套方式。

↑↑「保釋」不是「無罪」,這點需要大家先有這樣的概念

保釋金概念其實非常簡單,

在接受合法判決前,一定有一段緩衝時間,
(法院也很忙啊,所以大家不要動不動就說我要吉你….)

但是嫌疑犯又要視作無辜。

可是現實面也不得不考慮:

嫌疑犯真的是犯人,一經縱放可能逃逸、毀壞證據甚至繼續犯罪

的可能。換言之,

必須讓嫌疑犯支付出適當的代價,

讓他「不至於逃逸且願意接受合法審判」。

保釋金制度」,就成為這樣想法下的具體方式。

至於金額多寡、是動產還是不動產?

基本上是由法院來決定,通常不外乎是….

「罪刑輕重、情節重大與否、被告的財力」等因素。

↑↑財團、或是情節重大者、身分地位高者通常保釋金就高,這點倒是全世界皆然,圖出自中時電子報

相信很多敏銳的人接下來會想到一個問題…

要是付不起保釋金怎麼辦?

難道就要乖乖被關起來,儘管自己是清白之身?

這時候就是「保釋金制度」開始發揮功效的時候。

  • 保釋金制度,保人、保釋金,以及保釋金經紀人

保釋金制度一開始有點像「保人」一般,

也就是有人要掛保證:

他(她)不會逃逸,並以我的信譽跟財產作擔保

一經逃逸,保人就要承擔責任。後來也演變成用「繳錢」的方式作保,

也就是上面提到的情況。

回到「付不出保釋金」的問題,

被告如繳不出法庭規定的金額,

可以選擇另一種方式,那就是

「繳錢給保釋公司」,通常會有一位保釋金經紀人負責處理,

好處在於被告只要繳「法庭規定的1/10保釋金」,

如果是20萬,現在只要繳2萬,本來是天價,

現在就變成「還能負擔」的程度。

↑↑有時候也不是有錢就是大爺,一樣有法院不給保釋的情況

不過要注意的是…這1/10的保釋金,公司拿了就不會退喔,

所以這也是保釋金公司能夠存活的原因。

但它們也不是拿錢就不用做事,

如果今天犯人逃逸,保釋金公司就要承擔責任,

一是要找到這些被告讓他們上法院、

二要承擔原本的保釋金,

如果公司付不出來,就要找背後的保險公司了,

金流怎麼跑,田木子在這邊就不贅述了(也非內行),

大家只要知道一個概念….

那就是保釋金公司需要對法院負責,

同時要緊密掌控被告的資訊,

這樣才能順利賺到保釋金。

↑↑罪刑嚴重程度也影響著保釋金價格,也就是「severity level」

該是「他們」出場的時候了,私家偵探與賞金獵人

如果今天這位被告開始「蠢蠢欲動」,或已經開始連絡不到時,

怎麼辦呢?

保釋金公司以及相關單位為了手邊的肥肉,當然不會善罷干休,

這時候就是「私家偵探(Private Eye)」跟「賞金獵人(Bounty Hunter)

出場的時候了。

↑↑美國有著為數不少的私家偵探,圖為賴瑞K,常在YOUTUBE講私家偵探從業心得
↑↑世界知名賞金獵人,獵犬杜安,造型很北斗神拳

至於私家偵探跟賞金獵人怎麼區分…老實說就有點微妙了,

田木子是這樣分的…私家偵探只負責「尋人」,

而賞金獵人則會把全部行程都包了,

包括極具衝突性,甚至引發爭議的「逮捕」階段。

那如果私家偵探今天想多賺點,找人之餘也自己把人逮捕,

那是不是就算賞金獵人呢?毫無疑問是「算」的。

所以定義部分田木子覺得不用過度拘泥,

只要知道有這樣的一票人在從事類似的工作就好。

↑↑杜安在2010年的新書發表會

獎金獵人除了會接受保釋金公司的委託外,

江洋大盜本身也常常有高額的懸賞金。

然而,這酬勞絕對不是那麼簡單就拿到,

美國的逃犯身上常常都有武器,

賞金獵人本身是否執法過當也常常遭民眾非議。

但看在錢的份上,還是很多賞金獵人前仆後繼的找尋榜上目標。

報酬豐厚的關係,現在不只是男性,

不少女性也開始投入這高風險的行業…

↑↑女性的賞金獵人也開始出現

像上述提到的獵犬杜安,他最有名的事蹟…

大概就是逮到蜜絲佛陀繼承人安德魯(沒錯就是大家腦袋中的那個品牌)

本來懸賞金是15萬美元,

但是FBI可能覺得杜安好管閒事吧?不但把獎金壓縮成1萬,

也不幫杜安說情,所以杜安儘管在墨西哥逮到安德魯,

但還是被當地警方拘留了一陣子(因為他跟犯人互毆XD),最後才放出來。

要知道…杜安為了逮到安德魯,可是跟自己團體整整跟監了半年!!

所以相較之下1萬美金似乎也不是太豐厚的價錢。

↑↑有使用毒品、強暴等罪名的安德魯,被判了120年…難怪要跑

看完美國的情況,台灣的徵信業界是否可能移植這樣的模式呢?

田木子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恐怕蠻難的。

第一個,台灣社會對於「民眾私刑」的部分是極度反感的,

歹徒通常也沒有槍,獎金獵人要是真要做,

只能帶一些棍棒類的武器,頗為招搖。

就算逮到人,恐怕自己反而吃上官司呢…

第二,台灣確實有懸賞的槍擊要犯,

但從來沒看過有人成功逮到人並協助破案,

所以那一億元的獎金,恐怕就像空中的大餅,

看得到…吃不到。

最後就是台灣太小了,就算警方現今人手不足,

但還不到美國西部拓荒時期的那種蒼茫寬廣的程度,

人一逃就不知道跑到哪了,

↑↑有看過《決殺令》電影,應該對這樣的造型很熟悉吧?

不過,如果台灣出現賞金獵人的話…老實說也蠻有趣的,

只是是否有足夠的誘因呢?就待後續觀察了呢~~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