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關勘不破,聊聊「台大潑酸事件」

昨晚凌晨…上班族應該都早早上床睡覺,

沒想到台大又發生可怕的情殺事件,

台大潑酸新聞相關連結

田木子不是記者,也沒甚麼內幕消息,

所以純就目前已知的內容跟大家聊一下自己的心得。

  • 校園安全要靠教官、警察嗎?

其實這幾年政治意識高漲,

教官退出校園」的呼聲甚囂塵上(當然喊的人就那群人)

認為教官是「權威象徵」,畢竟台灣不乏被軍警強力執法的時期。

而大學自治的關係,警方要進來也沒那麼容易,

當然,緊急時刻自不能算數。

可是現在台灣的氛圍就是檢警、軍人做到要死還被酸。

今天警方進來蒐證,明天PTT就會有人帶風向:

「踢爆-警方擅闖校園逮人」。

“校園自治”固然是保護師長不至於被不肖警方刁難的保護傘,

但從之前「中國新歌聲」的事件觀之,

又可以看出校方處理事情很遲鈍,

本身壓場的能力不足,事情愈鬧愈大。

↑↑台大借場子演變成流血鬥毆事件

其實現在田木子一直覺得現在的氛圍很詭異,

平常在罵警察不只會開罰單,警方合法盤查時又在那邊擺架子刁難對方,

以李教授為例,他也幫忙過打冤案的官司,

應該更能理解警方執法的困難,被懷疑當然心情不舒服,

但都已經是教授了,怎麼還跟小混混報堂口的方式一樣:

「我是XXX,勸你不要惹我。」

↑↑李教授這樣的作法,田木子真的覺得不太妥當

所以警方、教官在校園事件上真的很難施力,

除非事件發生,才能被動的處理。

最慘的是做不做都會被酸,跟台電員工一樣,動輒得咎。

  • 千篇一律的「我們要更關心邊緣人」,誰才是邊緣人?

每次有這種殺人、自殺事件,

總是會有一種論調:「你我都推了一把」、「要制定更詳細的關懷機制」。

老實說田木子覺得這是把責任丟給別人的推託之詞。

↑↑李教授針對台大事件發表了看法

以這次的事件為例,當事人都是台大、台科大的高材生,

這些人都已經擁有比常人更多的資源,

從臉書上來看,人際關係也稱不上邊緣人
(大家應該沒看過真正的邊緣人,臉書總是只有自己按讚…)

任何人都有可能像蝙蝠俠中的小丑一樣,碰到了「最糟的一天」。

但是感情問題誰都碰過,而心理醫生資源就擺在那,

難道都大學了還要每一位學生拉過去普查嗎?

這真的很矛盾,出事前希望自己享有最大的自由,

出事後又希望各單位事前就發揮最大的功效。

而且實務上幾乎做不到,

不過…出一張嘴畢竟很輕鬆,只要說一句「你我都推了一把」,

受害者也不會復活,多方便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