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的愉悅與義的堅持-《東離劍遊紀:生死一劍(THUNDERBOLT FANTASY)》

儘管沒有追《東離劍遊紀》,

不過抱持著「多少還是要支持國產文創產業」,

骨子裡則是好奇虛淵的風格帶到布袋戲…

真的是難以想像呢。

加上過往本身就有霹靂追劇的經驗,

看布袋戲倒是沒有任何排斥或作品風格上的不適應。

廢話不多說,衝吧!

↑↑G8鴉,很有虛淵風格的主角,不過實在很難讓人喜歡的角色

毫無疑問,這部《東離劍遊記:生死一劍((THUNDERBOLT FANTASY))》

是不折不扣的粉絲向作品,

除了整部時間不長(75分鐘)外,

內容還拆成兩個段落,也就是說一段故事大概半小時多,

可想而知沒辦法太深入地闡述劇情。

比較偏外傳性質,讓《東離》中的幾個主要角色形象更加飽滿。

並適時以搞笑方式「回顧」TV版,

帶沒接觸過《東離》觀眾做個總覽。

並加入霹靂的一些彩蛋。最後添一點新料,銜接第二部。

不過故事本身還算有趣,沒有接觸過本作(如田木子)的觀眾

也能抓到幾位主要角色的神髓。

  • 〈殺無生篇〉

第一段是講《東離劍遊記》前殺無生跟凜雪鴉(G8鴉)的故事,

凜雪鴉委託殺無生當他保鑣,

然後循(ㄢˋ)循(ㄓㄨㄥ)善(ㄕㄜˋ)誘(ㄐㄩˊ),

誘導殺無生去參加「劍英會」,

表面上是去爭奪劍聖之名,骨子裡是鼓勵他重新作人,

不要再當滿手血腥的殺手….

遺憾的是,愛的戰士虛淵不會那麼輕易放過筆下角色。

於是G8鴉搞了一堆小手段,最後殺無生發現自己被騙,

憤而開殺。G8鴉這時候才露出真面目,爽朗的表示…

這些爭奪劍聖的人本來就是一群視人命如草芥的兇手,

死了也不可惜。殺無生壓抑自己的殺性才是浪費….

老實說田木子不是很喜歡這一段故事,

不是拍法或劇情有問題,而是G8鴉的個性實在太扭曲了。

很像有力量的小屁孩自以為帥。虛淵又很中二的給他頂點的武力,

↑↑美型殺手殺無生,天煞孤星型角色

而且很明顯的..這就是虛淵風格(田木子知道是江波光則寫得),

或是「日本人眼中的武俠」,

如果是華人寫得武俠小說,通常會在「義」字稍微琢磨,

殺無生憎恨自己身世,但師父願意把他拉拔大,甚至教他劍術,

簡單來說就是「生的放一邊,養得大過天」。

但可能受限於電影長度,劍聖(也就是殺無生師傅)跟殺無生

的誤會一下子就產生。過去的情份似乎也半分不存。

儘管不算是甚麼缺點(或稱作是虛淵式風格),

但武俠小說中暗箭傷人的做法一向會被人鄙棄;

而純為愉悅玩弄人心更是小家子氣的做法。

結果整段故事除了殺無生跟G8鴉很腐外,

大部分的角色都很沒格。充斥著武俠小說中小人會做得事。

儘管現在是一個長得美型的角色+頂級武力通常就會受歡迎。

但可能是田木子老了吧~~

這種譁眾取寵的設定並不對味。

↑↑帥氣大叔,很典型的中年帥劍客,正直、淡然、謙抑

〈殤不患篇〉

這篇就順眼多了,而且這篇巧妙的是用第三人做《東離》TV回顧,

有一位喜歡好吃懶做的路人甲自稱自己是殤不患,

結果正牌的殤不患剛好經過。

一聽覺得這奇了……於是請對方喝酒。

接著對方愈發得意,開始回顧自己的冒(T)險(V)過(ㄐㄩˋ)程(ㄑ一ㄥˊ)。

配上路人肥嘟嘟的臉,造就了意外的反差笑點。

過程中還有棄天帝亂入+狂龍八斬法,

儘管田木子看得那場沒啥笑聲(有點尷尬),

有追霹靂的觀眾…大概都會起心動念,

想到《霹靂狂刀》那時期吧?

最後殤不患也帥一把,除了武戲外也展現其人生態度。

為所當為卻又心胸開闊。

讓田木子心中暗讚「這才是俠客」。

劇末那幾個化體頗有霹靂的味道(第一魔域、七重冥王之類的)。

應該是跟第二季銜接吧?

最後….

紅頭髮的角色是西川貴教本人,算是…..意外的彩蛋?

↑↑殺無生跟師父劍聖

整體而言,《東離劍遊記》應該可以視作是「特化過」的布袋戲,

除了為日本觀眾調整美型度外(啊其實最近霹靂也是…),

也特別請虛淵來操刀。老實說這兩者會接觸本身就很有戲劇性。

虛淵於2014年來台首見素還真,也開啟了之後的合作,

一番接洽後…《東離劍遊記》始動。

當然,日本本來就有布袋戲小眾也是助力。

種種原因加起來,才是《東離》能夠短時間紅起來的原因。

《東離》的例子還是不斷重複告訴我們一件事….

IPIP,先把作品做出來再說吧!!

最後,《東離》的場不多,如果本來就是粉絲的觀眾,

可能要抓準時間去電影院了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