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傅還是詐騙斂財?關於宗教諸相之我思

好巧不巧,田木子之前辦粉絲團活動時,

某一章的劇情就是「斂財教宗」,

儘管不是特意指涉誰,當初也沒有特別拿誰來參考
(嚴格來說,有參考一些奧姆真理教的資料)

對照最近的「紫衣神教爭議」,

莞爾巧合的同時,也不禁想到過往碰到的一些經歷
(或是蒐集資料的一些心得)

↑↑最近爭議很大的紫衣神教(照片出自中時電子報)

田木子讀大學的時候,有一次是同學的邀請,

當時傻呼呼的甚麼都不懂,想說反正這種會議都有東西吃(?)

印象中一開始的名目是「領袖營」之類的稱呼,

結果到場才知道是禪學社。

主講者是一位….師姐,

內容不外乎是換湯不換藥的幾種常見手段:

  • 列舉古今中外成功例子,然後硬跟禪學扯上關係
  • 主講者一定要把自己的學經歷包裝一下,
    然後表示連他都信,絕無問題
  • 誘導式問題,回答都會收束在幾個關鍵地方
  • 瀰漫著奇怪的正向氣氛

田木子參加過後大失所望,畢竟列舉的例子多為歷史人物,

他們是不是真如主講人所言有些奇怪的信仰或行為…

相信只要有平均水準之上的歷史知識就能輕易識破。

不過田木子最失望的就是…同學為了讓人來,

竟然用這種手段,失望之餘,

自然沒有繼續接觸相關領域了。

↑↑宗教詐欺詐財騙色的新聞,時有所聞

以前田木子會覺得去這種場所的人,

或許是意志不堅、或許是個性軟弱所致,

隨著年齡增長才發現…也許不是那麼簡單。

出了社會後會知道…每天都必須面對煩人的事情,

有家庭的、有事業的、有感情的,

社會教我們要堅強面對,要力爭上游,

有能力者或許真能踏著登雲梯,一步步扶搖直上,

但這畢竟是少數,更多時候是茫茫然不知道怎麼辦,

甚至對於主流潮流都適應不良的情況。

宗教,就是因應這項需求下的「產業」。

↑↑麻原彰晃的打坐浮空,至於信不信就看個人了

以「奧姆真理教」的教眾而言,

有一些人是對從小到大的灌輸覺得煩膩,

所謂的智慧應該是更靈巧、更知性的東西吧?

也有些信眾本身有「神祕體驗」,可是以科學、邏輯等方式實在無法滿足,

這樣情況下,宗教團體就變成很合理的需求。

而且…有名的一些宗教團體,無論他之後有沒有變質,

核心人員或許真的有一些「神秘體驗」,

不管他的程度是高是低,光憑話術是沒有辦法讓信徒那麼相信的。
(當然,這些現象也有可能是用詐術表現的)

像奧姆真理教的麻原彰晃有打坐浮空的資料,

儘管以田木子來看是誇張的行銷之說,但打坐後身體發熱等情況倒是

不少靈修者共同的說法,所以這一類的宗教領袖極有可能

本來就有類似的經驗。

↑↑也是爭議人物的清海無上師,頻繁的在各大報以及周刊出現

而宗教領袖本身也有慾望,就算他本來沒有太大的欲求,

在不斷的崇拜以及金錢湧入後,是不是能「守住初衷」?

就非常考驗一個人的器量了。

麻原成名後就開始「招募後宮」,說是教徒,實則情婦的一大堆,

而妙禪也被爆出財產多不勝數,還有名貴跑車。

花花轎子人抬人,本來單純的師父現在前面要加上一堆頭銜,

尊貴的、至上的、XX幾世、大X天…等等,

只把上師捧到飄飄然之境。

↑↑宗教詐騙近年來屢見不鮮,宗教帳目又不透明,問題一直無法徹底解決

除此之外,神秘體驗畢竟不是人人都有的經驗,

所以這類型的宗教聚會一定有其特殊、或著說吸引人之處。

一種方式是利用團體共同經驗營造親密的假象,

而特意製造的正向氣氛更是很容易讓信徒有

「我在往好的方向前進」。

不過到底是真的有進步…還是只是氣氛下使然,

其實離開那個場域就知道了。

就像你如果學會游泳,理論上

每一家正常的游泳池你都可以遊得很愉快,

而不是「只會游某一家」。

跟人溝通相處亦然,如果只會跟某種場合的人才能溝通,

這算甚麼進步呢?

好一點的宗教會把信徒集中在某場域,單純的念佛或是禮拜

壞一點的會讓信徒禁食斷水、做一些高強度無氧運動,

人的生理狀況不好會直接影響到心理,

判斷力也會因此下降。神棍也更好下手。
(這在《金錢師》中有類似橋段)

不過在台灣…類似的問題大概會不斷產生吧?

財務不透明,有力人士間的彼此掩護,

也讓宗教成為一個隱藏錢財的好地方。

只要人心有脆弱之處,類似的事件一定會曾出不窮。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