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勝於質-充滿江戶氣味的《百日紅》

在分享這部《百日紅》之前,徵信社田木子還是忍不住釣一下書袋,

孔老夫子曾經評論過撰文「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

其實…不光是文章,任何型態的創作總是不脫形式與內容兩大範疇,

這部《百日紅》很明顯是形式大於內容,

所以喜歡19世紀濃濃江戶味道、或是對北齋本人有興趣的人,

甚至喜歡現實跟幻想交錯那種氛圍、浮世繪畫風的觀眾,

可能都會喜歡本部片的某些地方,

但是扣掉上述部分,內容的展現則有點支離,

好像任何段落抽掉都不影響本片的進行。

對於人物的刻畫也不夠深入。讓讀者對於北齋的印象

限於一個痴狂的創作者,或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

失去更多人性微妙的描寫,相當可惜。

從旁觀者看待的一代畫壇奇人-葛飾北齋

本部作品的主角雖然是北齋的女兒阿榮,

阿榮
濃眉毛的阿榮,很有主見,對技術有一定程度的自負

重點還是在阿榮的視角如何看待自己的父親。

真正描寫的主力..還是葛飾北齋。

鐵藏
綽號鐵藏的北齋,除了繪畫外也喜歡吃甜食…以及女色?

如果跟田木子一樣,只大略知道葛齋的浮世繪風格,

那這篇文章搭配wiki絕對能讓人快速認識北齋~~

葛飾北齋 ←連結傳送門

光從上述文章就可以知道…北齋不虧奇人,

不管是年少的漂泊遊歷,或是不善經營家庭關係(連家都被燒了)。

都足以深入挖掘、大書特書了。

更別提他那足以讓天才梵谷激賞的富嶽三十六景中的《神奈川沖浪裏》

北齋
梵谷特別激賞此畫作中的浪頭,稱其為「鷲爪」

葛齋本人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跟多元的創作範疇,

也反映到他的作品類別中,不管是…春宮圖、神怪圖,

提燈妖怪
葛飾北齋偏好的題材-神怪系列,圖中是提燈妖怪

或是….春宮圖+神怪圖(真是太獵奇了…)

章魚與海女
妖怪+春宮…北齋混合他擅長創作的領域,怪獵奇的說

以及死前感嘆……如果能多活個十年,一定可以真正邁入「畫家」

的境界(倘殘延十年,五載亦罷,吾始堪稱真畫工。)

這部《百日紅》當然也有觸及,但每個都稍微碰觸一點,

不夠系統性地讓讀者知道~~~挖屋,原來北齋是這樣的人。

《百日紅》,雜而不夠深入的敘述面向

本部片聚焦在幾個部分,

第一個當然是北齋痴狂的創作態度,昇龍圖不小心被阿榮燒出一個小洞,

馬上一筆畫掉作廢。但靈感來時又能一晚即成昇龍之圖。

嚴謹又瀟灑,這是身為藝術家的北齋。

昇龍圖
第一幅昇龍圖,畫壞的兇手就是阿榮嘴巴上的煙斗…

第二個就是無良老爸,放著自己盲眼的小女兒不管,

雖然有時也會展現父愛,但終究不太顧全人世間的親情,

這邊則是身為父親跟丈夫的北齋。

第三個則是阿榮本身的感受,不管是跟妹妹阿猶的姊妹感情。

或是對於父親不負責任的痛恨,但內心又隱隱崇拜著

父親那超乎常人的藝術技巧。也穿插著一些愛情成分的劇情。

其他就是一些小插曲,像是江戶的名產-火災,

阿榮個人的興趣就是看火災,這段有點沒頭沒腦,

不知道為什麼要插這段,跟之後好像也沒甚麼聯繫,

只知道是阿榮的強烈愛好。有點像司馬遼太郎常講的「冗筆」。

感覺去掉也沒啥影響。

 

雖然是改編作品,但是用阿榮當視角本身就頗有挑戰,

19世紀的日本女性,不可能每個都像阿榮一樣那麼特立獨行。

劇中稍微提到…

北齋這怪人竟然要自己還沒出嫁的女兒幫忙畫春宮圖。

所以阿榮放在當代中應該也很微妙。

不過阿榮本身似乎覺得理所當然?這就是本部的問題所在,

跟當代的落差沒出來,自然顯露不出阿榮的特別,

相對北齋也沒有那麼「格格不入」。

好像就只是一個愛吃甜食的臭老頭?

姊妹情
片中少數稍微深入些的姊妹之情,阿榮的妹妹還真的很像白龍…

而根據資料,北齋有三個女兒,不知道為什麼本部只出現兩位?(阿榮跟阿猶)

為什麼北齋要阿猶給太太帶但是又不去管她呢?

不過北齋跟太太的感情似乎又不錯,

用醉心於繪畫當然可以解釋,但觀眾本身就有很多疑問。

連帶營造的感情也有點抽離。

片尾的阿榮一鏡到底奔跑相當不錯,但如果拉長點感覺會更好。

北齋那段淡淡的評論很有味道…但是她是你女兒啊(飛踢)

套句大陸用語,裝甚麼逼~~~

達摩
北齋著名的作品-超大幅的《達摩》

但這部片在手法上很有趣,一開始的米畫跟超巨大達摩。

都足以讓觀眾驚艷。強烈的反差就足以讓觀眾知道北齋的繪畫實力。

昇龍圖的故事則讓觀眾知道北齋那不拘於一格的想像力。

片中的各種「靈魂出竅」似乎是要反映著藝術家之眼能夠

看到一些凡人所看不見之物。

阿榮因為無法掌握女性的「媚態」,結果自己跑去買春,

的確也蠻有趣的(但是對方竟然睡著了…)。

其實很多東西都可以進一步描寫,但受限於保護級(?)

很多東西都點到為止。

片中另外有趣的一點是巧妙的把北齋的畫作融入,

像是上述提到的富嶽三十六景。

阿榮帶阿猶出遊,在小船上就巧妙把浪頭帶入。

是很不錯的地方。或是有名藝妓的「脖子伸長」怪談。

藝妓
片中不少涉及神怪的畫面,或許也呼應著北齋畫藝逼神的境界吧?

但是如果再多一點感覺會更好,

既然要走形式路線,何不把更多北齋的作品放進去呢?

 

整體而言,田木子覺得這部片其實可以當博物館撥放的「北齋宣傳片」,

讓觀眾稍微有些北齋的印象。

畢竟以北齋為核心的作品還不算太多。

不過看到富嶽、三十六之類的…

總讓田木子想到《蟲奉行》裡仁兵衛的「富嶽三十六劍」,

富嶽
富嶽系列還真的是日本人很喜歡的取材方向呢~~~


看來日本人真的很喜歡富士山呢!!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