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真實的犯罪世界-《破案神探:FBI首位犯罪剖繪專家緝兇檔案》

田木子之前看完Netflix的《破案神探》後,

其實就對裏頭角色使用的犯罪剖繪非常好奇。

戲劇因為時間跟描寫的關係常常會有所取捨,

既然如此,何不從作者本身的論述著手呢?

於是田木子就手滑直接在博客來買了四冊合輯….

《破案神探:FBI首位犯罪剖繪專家緝兇檔案》

因為《破案神探:FBI首位犯罪剖繪專家緝兇檔案》的每部都蠻厚的。
(總共四大本)

田木子現在才快啃完第一部。

相互對照後,也發現影集中導演強化的重點。

頗有趣味。以下挑幾個田木子覺得不錯或有疑問的地方。

↑↑艾德的選角真神選角,造型跟演技全部完美搭配
  • 《破案神探》,現實比戲劇更離奇?

Netflix《破案神探》第一季內容幾乎都是從書的首部曲取材,

但其實還有很多題材沒有在影集中呈現。

像是約翰曾有警方同事被太太買兇殺人重傷,

這樣的例子也被拿到框提科作為經驗分享。(只是當事人常常需要走出教室)

裏頭敘述到這種「契約式殺人」常常是枕邊人所為,

而這類型案件常常會有一個特徵-配偶的態度突然很順從,

以往的爭執似乎都煙消雲散。當事人可能也誤以為雙方溝通成功,

但其實….有一定的機率不是這樣,有些配偶其實是心中已動殺念,

反正都要殺了對方,還不如假裝和好,到時候警方調查就容易被排除嫌疑。

這段書中講得輕描淡寫,但老實說…田木子讀起來真的觸目驚心,

有一個人每天都在準備取你性命,甚至已經找來槍手。

如果不是當事人本身是訓練有素的警察,時刻保持慣用手的靈活,

恐怕更早先前就被槍手殺死了….

現實,果真比戲劇更神奇。

↑↑FBI的工作也不是像大家所想,老實說也跟各行各業一樣充滿問題
  • FBI的工作環境,高壓、搶功、公務員心態

首部曲很有趣的地方,在於約翰介紹了自己的過往經歷,

以及進入FBI後如何適應該場所的氛圍。

在胡佛時代,FBI的組織氣氛非常嚴格…甚至說太嚴格了,

風紀單位要是找不到幾個缺點,會顯得自己不夠認真。

於是各單位為了彰顯自己的存在與努力,

真的是沒事也要找事做。於是一般探員就算沒案子也要到圖書館消磨時間,

顯示自己夙夜匪懈的態度。

長官沒事就會發個幾張「待改善通知單」給部屬。更有甚者,

甚至主管看部下不穿白色襯衫也可以開罵….沒錯就是那麼無聊。

除此之外,書中也提到FBI跟地方警察搶功的各懷鬼胎,

誠如內文所提:

大家都想破案,但是大家都想自己破案

或許辦案的每個人都很認真,都不想放過兇手,

但因為本位主義使然,反而影響彼此的合作與互動。

約翰花了許多時間克服地方警察的不信任,

與他們締結互信關係。這點真的是難能可貴呢….

畢竟這都要花自己的下班時間處理。

↑↑胡佛時代,FBI整個組織氛圍都嚴格的要命,上下皮都繃很緊
  • 翻譯問題,三位翻譯似乎沒有達到群策群力的效果

這部作品光是掛名就掛了三位翻譯,

但還是有幾個問題,語法不太像中文語法外,

有很多段落感覺可以更口語或是順暢些。

還有特殊專業名詞可能受限於科系的關係,

似乎可以更好些。

像是約翰常常要面對的serial killer(連續殺人犯),

上述類型也常跟Mass Murderers(大量殺人)以及

Spree killer(狂歡殺手)相比,

書中這些區別不夠明顯,第三部的標題「大屠殺、無差別殺人與連續殺人犯」

很可能就是上述三個名詞,但了解名詞內涵的讀者應該都可以發現,

這翻譯上有微妙的語意差別。

順暢度的問題則很簡單,直接抓幾個段落來看就知道。

「約翰,你今天可以把我們全部抓起來,但這沒甚麼影響。」

「像你這麼聰明的人,正當賺錢應該不難。」

他搖了搖頭,好像在說我不了解他的意思。

此時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他往旁邊看去,

我的視線也跟著轉向車窗。

「你看到那兩滴雨嗎?」他指著雨

「我打賭左邊那滴會比右邊那滴早些落地。」

我們不需要「超級盃」,我們所需要的只是兩滴雨就行了。

約翰,無論如何你是阻止不了我們的,這是我們的本性。

這段很精彩,但是有點繞口的翻譯降低了可讀性。

內容是提到FBI佈線抓大型聚賭,約翰剛好跟裏頭的賭客聊天,

賭客表示他們甚麼事都可以賭,甚至連雨滴都可以。

還有另一段也非常棒,但同樣翻得怪怪的。

不過25年的觀察也告訴我一件事,就是罪犯多是後天造成的,

而不是先天造成的。

也就是說,在罪犯的成長過程中,給予他深切負面影響的人,

其實同時是有機會可以給他深切的正面影響的。因此我真正相信的是:

除了更多金錢、警力和更多監獄以外,我們最需要的是愛,

這不是過度簡化問題,它正是問題的核心。

同樣很棒的段落,但翻得有點繞口。

其實同時是有機會可以給他深切的正面影響的」。

不覺得念起來很卡嗎?

↑↑真實世界約翰進入監獄時要繳械,其實風險性也很高

整體來說,光是首部曲田木子就覺得非常精采,

尤其是約翰隨著技巧愈來愈上手,

分析出兇手的「特徵」,甚至動員警察上演一場「秀」。

連記者也在配合對象中(不過這不是寫假新聞喔!)

嫌犯的一切行動都在掌控中,

甚至連情緒反應都被抓到,這怎麼不令人咋舌呢?

不過目前司法單位會採用犯罪剖繪做專業參考的國家還不多,

未來台灣司法會不會引進呢?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不過先等田木子把二三四部K完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