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世界的活水-田木子聊徐浩峰《師父》

「想在天津坐大?」
「那得…您點頭~~」
類似的對白意味深長,時而帶有一絲詼諧,有時又莫測高深,
這就是徐浩峰的《師父》
不得不說徐浩峰真的是武俠鬼才,
寫出來的作品就是能帶出「江湖」的味道。
在他筆下的世界,武力、功夫確實是自己依恃的根本,
但政治、算計、人性才是超乎其上、難以跨越的「規範」。
這也是徐浩峰作品中最特別的部分。近年來的武俠片,
鮮少有針對這一塊描述。頂多《葉問3》裡頭稍微點到正宗之爭,
不過葉問在劇中能力太破格,正不正宗好像也不是很重要了….
徐浩峰針對武林規範、架構寫到筆筆入骨之境,
目前真的是看不到呢~~~

目無尊長?養虎為患?各懷鬼胎的「師父」

徵信社田木子觀賞完後咀嚼再三,愈琢磨愈覺得這部片的標題取得很妙,
這部表面上講得是民初天津的武行生態。骨子裡卻在探討中國傳統武術的師徒制。
劇中處處都在探討,卻也處處諷刺。
陳識想要在天津立足,為了復興家業,他可以付出一切,
但他同時也在劇中不斷的感嘆「一技之興衰」之重責大任。
真傳不超過2人,而以一門技術而言,兩人闖出名號的機率似乎也低了些。
加上武師就是要打,有自己的顛峰期,超過一定年紀再打,
一來沒把握,二來搞不好拳怕少壯…種種條件下,
要找到好材料又能在巔峰期下培養成材,怎麼說都不容易。
這還不包含現實外力的介入,
所以陳識撿了耿良辰,反正心性不正…「毀了,不可惜」。
而跟鄭山傲的交易,讓耿良辰會甚麼、鄭山傲就要會甚麼。
所以鄭老前輩儘管是天津30年來的「扛壩子」,一樣要下跪拜師。

《師父》片中的鄭山傲(金士傑)跟陳識(廖凡)數場對手戲,輩分與教藝的錯置與各懷鬼胎是很味的橋段
《師父》片中的鄭山傲(金士傑)跟陳識(廖凡)數場對手戲,輩分與教藝的錯置與各懷鬼胎是很味的橋段

很有趣的是,就技術面而言,鄭要跟陳學,
所以陳識某方面來說是鄭山傲的刀法師父。
耿良辰是陳識挑得,一開始卻不希望耿叫他一聲師父。
鄭山傲學拳心懷鬼胎、陳識教拳別有所圖。但…
不管甚麼樣的居心,學了東西就要叫一聲「師父」。
鄭山傲滿腹圈密,這一點也反應在他徒弟身上。
藉口要錄影,在螢幕前接接實實揍了師父一頓,
真的是典型的「教會徒弟打師父」。

 

反之,陳識自己選得徒弟-耿良辰,雖說從一開始就桀驁不馴,
之所以想拜師也只是圖美麗師娘一眼。
但是其心不正的背後。
其實是充滿著老天津人的骨氣。
在片中師娘特別警告他時,他也很坦然承認….
為了學拳他已經放棄了腳行的兄弟。
現在全世界只剩師父跟師娘兩位親人了。
最後寧願賭一口氣也不去急救,
倔強的背後,是為爭一口氣的傲氣。
反而讓田木子對他充滿敬意呢~~
諷刺的是,整部片的拜師都是充滿算計。
但只有耿良辰拜師後對師父、師門充滿敬意。
然後………他就死了。

「你是一個門派的全部未來」在真傳不超過兩人的情況下,真的很可能每一位傳人都背負著某種「道統」
「你是一個門派的全部未來」在真傳不超過兩人的情況下,真的很可能每一位傳人都背負著某種「道統」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