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者抵制有沒有用呢?以電影《變身》為例

每次台灣有甚麼廠商做了壞事,

民眾想要抵制時,總會有另一股聲音跑出來說:

「反正抵制也沒用,何必呢?」

抵制真的沒有效果,廠商真的不痛不癢嗎?

或許現實不是如此,

“抵制”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堪。

《變身》這部是由九把刀編劇,

黃立成監製(是的,就是17的老闆)。

2013年上映,應該很多朋友都在東森電影台等頻道看過本片吧?

↑↑老實說這個題材以國片來說蠻特別的

至於內容,很典型的「男主角失意後振作」的台式電影風格。

沒甚麼值得一說之處,跳過。

要說這部有甚麼賣點…大概就是那濃濃的日本特攝味道。

基本上台灣6~7年級的男性族群,幾乎都是日本特攝的觀眾,

假面騎士、奧特曼(鹹蛋超人)、戰隊、哥吉拉,

甚至是美版的戰隊-金剛戰士(但是源頭還是日版)。

這部幾乎都在吃特攝的情懷,也擺明客群就是針對特攝。

但最大的問題發生了………

拍攝單位 沒~~有~~授~~權~~~(抖音)

整部片那麼重要的部分最後以抄襲認定。

↑↑那腰帶很明顯就是假面騎士的腰帶,好歹改一下好嗎?

從2012金馬影展放出預告,

不少特攝粉就指出「抄襲也抄得太過了」。

也有人寫信給東映。影片放映過程時東映也沒有大動作干涉。

所以很多人可能也誤以為製作團隊「已經跟東映達成共識」。

不幸的是,風波不只這一波,製作團隊還跟網友嗆了起來。

可惜粉絲團被刪了所以找不到圖片,

所以只能從PTT特攝版當初的討論中找到文字內容。

“假面迷好可怕,
重點不是假面超人!!!
假面“只是個味引要提出故事內容的香味,角色的個性
可不可以看完才來批評指教。

美術組狠認真狠認真的各司其職做好漂亮的場景
這樣我們的沒日沒夜拍電影到快家破人亡都只能哭哭呦…
『 東映 』是你家開的嗎 ?”

也因為口氣太嗆了,當時竟然讓本來不熱門的特攝版吵了至少十幾篇文章,

最後以版主停止大家討論作結。(而且應該是假面騎士吧?)

但是這件事並沒有像劇組所言…輕輕鬆鬆就善了。

事後他們花了50萬版權金消災,而東映可怕的地方在於….

它們限制了這部片的「海外播映版權」,

想看這部?你只能來台灣看,或是藉由低調看繁體版。

更慘的是…黃立成跟導演張時霖的導演打到今年(2017)還沒有落幕的趨勢。

種種負面新聞,加上內容本來就乏善可陳,

成本七千多萬的片,最後以慘賠5000多萬收場。

這50萬當初花下去,搞不好還能跟東映好好溝通,

行銷時還能以此作號召「台灣特攝史上第一部東映授權著作」。

美事一件,就算劇情不怎樣,至少在程序上就不會惹人非議。

老實說…台灣的部分創作者常常讓田木子有種

自己不認真做,然後甚麼事都推給”支持本土創作”」。

這種態度,對得起認真創作的人嗎?

台灣特攝是不興盛,從早期拼貼式的《太空戰士》,

到有點惡搞的《關公大戰外星人》。

↑↑這部明明是很有名的台灣特攝,可是總是被嘲笑(而且竟然連我也笑了XD)

比較近一點的作品,則有特攝漫畫《劍獅》,

數量不多,但確實有人願意靜下心來認真創作,

要做到這種水準,

才是值得花錢支持的「本土創作」。

↑↑先不論劇情,劍獅的造型放在特攝中已經算非常OK了,個人覺得非常帥氣

整體而言,

《變身》可說是典型開局就不良、公關又失調的行銷例子。

也證明了「觀眾抵制」真的有用,

也許有人說~~我這部拿大仁哥當賣點一樣可以啊,

台灣特攝迷都是小眾,還有甚麼好爭取的?

這種觀念就完全錯了,

行銷上有所謂的「小眾未必少」的概念。

台灣推理小說市場也不大,

那為什麼之前西班牙推理片《佈局》逆勢成長?

要推品牌或是宣傳,本來就要仔細權衡每一塊客群。

《變身》這部片本身就用了那麼多特攝元素,

把特攝迷都得罪了….結果真的比較好嗎?

口碑都是加成的,累積起來更是不容小覷,

好好拍,今天特攝迷二刷、三刷、

帶著女朋友、親友再看一次,

拍攝團隊賺錢、觀眾心滿意足,不是很好嗎?

小眾可能真的未必「小眾」,

「抵制」的影響力則可能比想像中還大呢….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