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海洋上的惡意,看《報導者》新聞有感

徵信社田木子本身是做行銷的,

所以儘管本身的行銷技術還在磨練,

但是這段時間的歷練倒是培養出些許的「媒體識讀」的能力。

而目前為止看下來的心得就是………非常失望,

不少社群媒體打著「專業」、「新角度」、「不受限立場」。

結果骨子裡大概都不脫「陳腔濫調的新聞分享」、

「沒有自己觀點」、「有關點但是沒有扎實的資料支持」…等情況。

看了幾個號稱專業的社群都這樣,讓田木子心灰意冷。

幸好,人心中的那一絲光亮跟熱血,

總是能夠在某些人身上燃起,

《報導者》近日的新聞,讓田木子再次燃起希望。

這一起系列盤根錯節,田木子認為其中牽涉的層面跟利益都

不下於前陣子的《驚爆焦點》。

當美食家在那邊一本正經的評論「這是哪裡來的海產」。

口味多麼鮮甜、多麼入口即化。

卻忘了….真正海產捕撈現場的腥風血雨。

不光是魚類被當場解體的血腥,

人與人之間充斥的緊張感跟衝突感,

才是船隻中最危險的衝突現場。

當台灣漁業還在沾沾自喜自己的低成本、量多時,殊不知時代早已變了
當台灣漁業還在沾沾自喜自己的低成本、量多時,殊不知時代早已變了

因為《報導者》已經寫了一系列的文章,

該媒體的工作人員文筆鋒利、資料齊全,田木子無須再獻醜贅述。

不過大概有幾個重點是觀察的

1.扭曲仲介下,層層剝削的東南亞勞工,

本來一萬多的薪資被抽下來只剩不到五千,

更遑論工作環境的糟糕。這次事件是因為鬧出人命,

屏檢草草收場(說是找不到翻譯)。這樣的做法是把人當白痴…

還是在作踐執法人員的招牌?意外的,這次主力調查的其中一方,

反而是以往常被譏為沒啥作用的監察院。

真相一暴露,法務部才急忙說要分案。

2.無法執法的遠洋漁業觀察員,

原本立意良好的觀察員角色,

人在屋簷(正確說是船板上),不得不低頭,

漁業濫捕、私下交易,

甚至是種種不法事件,

識相的觀察員會「先回去睡覺」。

不識相的觀察員…恐怕就像

美國環保觀察員Davis一樣…

在無風無浪的情況下….人間蒸發。

3.境外雇用的外籍漁民,

經過甚麼樣的制度前來當漁民?

除了1的仲介問題外,

也缺乏制度的保護,

對於台灣而言,他只是一個薪水不高的外籍漁工,

但是對等待他回家的家人而言,

他是支撐一個家庭的一家之主。

4.濫捕濫撈,

跟2的情況也有關聯,

本來這樣的情況是想藉由觀察員做制衡,

但是經過剖析以後可以發現,

這是完全沒有用的!!

對於漁工而言,遠洋漁業是種剝削;

對於海洋生物而言,遠洋漁業是可怕的殘殺。

每一口海鮮的背後,或許都沾滿著血腥味呢。

其實田木子覺得….資料那麼充足,

如果有導演夠敏銳,相信拍成電影

是不錯的方式。韓國可以拍《熔爐》這種等級的片。

善加拍攝,這部的等級絕對不會亞於《驚爆焦點》。

也不要讓別人笑我們總是只會《大尾鱸鰻》或是青春愛情劇…

最後附上相關資訊的連結,也希望大家一起關心這個議題

報導者 粉絲團

三影片控訴漁工受虐 屏檢竟以「聽不懂」結案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