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研木語:聊聊網路風潮下的媒體,從《報導者》道歉為例

昨晚本來接近就寢時間,

但是田木子平常跟的粉絲團竟然開始戰得如火如荼,

一時間讓田木子忘了睡覺,

好奇到底發生甚麼事。

結果一夜難眠,睡眠品質極差,

只能說自作孽啊….鄉民本性,實在傷腦筋啊。

這次的事件主角是田木子之前相當欣賞的網路媒體《報導者》,

之前在遠洋捕魚、漁工待遇等層面的剖析,

著力頗深。老實說…以目前田木子在跟的網路媒體而言,

《報導者》我會把它們擺在第一。

發生這件事實在蠻遺憾的,與其說憤怒,

不如說感嘆吧….

↑↑報導者的道歉,昨晚才發的文章,下面吵成一團

至於報導者之所以那麼大動作道歉,跟寶瓶文化的朱亞君自殺事件有很大的關係。

↑↑朱亞君的臉書PO文,幸好沒有發生憾事

當然,田木子認為事件絕對沒有表面上的道歉或澄清那麼簡單。

無論是寶瓶文化一開始的拒絕,或是游擊文化之後的行銷。

裏頭都帶有彼此的算計(講好聽點是考量)。

回到《報導者》的道歉,

田木子昨天也跟一些《報導者》的讀者討論。

倒是意外挖掘出一些有趣的訊息。

  • 非營利事業跟廣告行銷的問題

田木子是今天才知道…

Google有給非營利事業免費的關鍵字廣告扣打,

而《報導者》看來也很清楚這點

↑↑只能說這標題下得很內容農場啊….

其實「關鍵字廣告」本來的目的是給電商使用的,

我下多少廣告,然後大概多少則可以回本,

每一家公司的成本跟人力各有不同,

不過基本上「獲利比廣告費高」就是成功。

但是媒體就比較特別了,媒體買關鍵字廣告

與其說「獲利」,不如說「推銷觀點」以及「吸引注意」。

而媒體最重要的也是「關注度」,

再好的觀點,沒有推銷出去一樣是沒有意義的事。

這樣考量下買廣告(還是免費的),田木子覺得合理,

如果是我也會做同樣的事。

可是今天問題在….報導者為了逃避砲火,

一開始就想撇清,表明自己是非營利組織,

絕對不會跟商業公司一樣搶流量、為觸及率搞各種手段。

所以…儘管買廣告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

本身不誠實的言行卻可能被放大。

果然,

那麼多篇回文中就「買關鍵字廣告」殺傷力最大。

逼得它們必須回文自清。

↑↑買關鍵字廣告並不是錯,但買廣告被人抓包,卻會被引導到「報導者並沒有大家想像中的中立,也是在追逐流量,甚至想掩蓋自己這樣行為」,本來正當的事情一被遮掩,再正當都會顯得有鬼
  • 平衡報導?還是個人正義心作祟?

除了「說謊」外,「沒有平衡報導」是最傷他們專業聲譽的一件事。

朱亞君拒絕林奕含出書,

有人認為這是合理考量、有人認為本身就是歧視精障的一件事。

這部分各有立場,田木子不下斷語,

但是以《報導者》的媒體立場而言,不應該只聽一面之詞,

退稿。年輕創作者被退稿基本上是稀鬆平常之事。

問題就在當事人林奕含不幸過世,換言之,

就算沒有明言,難免讓人有…

當初拒絕她的出版社是不是有一點點責任呢…..?

弦外之意,躍然紙上。更何況另一方也有聯絡意願,

技術上並不是做不到。這時候要怎麼辦呢?

很簡單,私家偵探的原則就是「有哪條線索就追到底」,

暗指別人的編輯有問題這手法不漂亮,何不「直接深入的訪談」?

田木子相信…只要是有專業經驗的編輯,基本上兩方對造,

應該是能整理出一套合理的脈絡(儘管一定有自己的立場)

但是報導者對於一邊的說法就完全付之闕如。

這是這次最大的問題,比起買廣告,這點更是值得探討。

同樣的問題在歷史史料剪裁一樣會碰到。

別人的資料或記錄一定有自己的立場或想法,

像是這次的爭議文章:

〈當房思琪成為實體-專訪作者密友與編輯談林奕含的出版歷程〉

就是從林奕含的閨密好友著手,好的編輯或是史料工作者

並不會讓自己的正義感或是認同感無上限的溢流,

反而更要謹慎的同採兩方說法。

要嘛同時放兩邊的說法。要嘛採取別人的說法再做持平的撰述。

很遺憾《報導者》這次都沒做。

編輯去哪了呢?

↑↑網路社群,特別是媒體類的,編輯的把關能力愈來愈被需要
  • 編輯在網路社群、網路媒體的角色益發吃重

在這種講求「即時性」、「社群溝通」的時代,

你一篇文章發出去可以只消動動食指,

全部算下來不到1秒。所以反應也是非常即時的。

台灣的閱聽群眾老實說也愈來愈聰明,

媒體內容有問題,小從愚蠢錯字、大從觀念疏漏,

臥虎藏龍的網友們絕對有辦法知道。

你就算事後編輯修改…一定都有人備份。賴也賴不掉。

↑↑報導者儘管事後刪減了紅色字句段落,一樣被人備份

這讓田木子想到之前看到「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裡面好幾篇文章都是從書裡COPY下來,

儘管是打著「書摘」…但又畫蛇添足加了標題,

真的是書摘好了,至少也標明頁數吧?

這些都是編輯應該負責,結果那位朱姓編輯只顧著買廣告

「六小時教你成為筆戰達人…」

真的讓人很傻眼。

所以可以看出,在這個編輯益發吃重的年代,

很多網路社群編輯卻沒有意識到重要性。

如果又不會危機處理,出事一定是把責任推給小編,

於是就不斷發生類似的事情…

小編PO文出包→被大罵→道歉→

但是道歉又出更大的包→火愈炒愈大。

事若至此,大羅神仙也難救….

看到這,相信大家會開始慢慢理解網路社群…

特別是販賣觀點的網路媒體,其難做之處吧?

  • 展望、改進,以及媒體的自我反省

雖然很多嗜血的鄉民說《報導者》趕快倒一倒,

田木子只能說….千萬不要,

《報》目前已經算是台灣網路界少數的優質媒體了。

儘管這次事件處理的不好,但罪不致死。

記取教訓,持續改進吧!!

專業就是這樣,戰戰兢兢、不在任何議題懈怠。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