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與罰的無解難題-《徐自強的練習題》心得

「覺得大家好像都老了」

如同之前受訪問的自述..徐自強自認「不太會講話」,

表達開心時,也簡短的用一兩句表達自己的感受,

連玩笑都很有徐氏風格,淡淡的…

情緒起伏都像被稀釋一樣。

這就是《徐自強的練習題》,

如何面對20年來的司法訴訟,是他的修行;

也是司法體系不斷面對的大哉問。

首先,期待帶有偵探眼光的導演,

一步一步帶領我們走向真相的觀眾…恐怕要跟田木子一樣…

大失所望了。

這部片本身就碰到幾個技術性問題….

最大的問題就是資料不夠全面,

導演紀岳君本來也想訪問另外兩位犯人,

可惜司法機關不允諾的情況下,

讓資料一面倒的向徐自強。

此外,受害者黃春樹的家屬婉拒了訪談,

所以整部片都看不到他的聲音跟說法,

只有片尾的「獻給被害人、被害人家屬,以及受司法制度所害的受害人。」

老實說這種作法也太廉價了…

而導演訪問的法官也只是「敢判無罪的法官」,

會判有罪的法官…是不是真的就像片中律師所講:

「不敢推翻學長姊、同學的判決」呢?

不得而知…..

所以這部片基本上就在缺了許多視角的情況下進行。

資料缺乏的現實,只能由導演個人拼湊補強。

↑↑20幾年的訴訟,大家都累了

不過導演的用心還是值得讚許,像是片中有條理的先把

案件發生時序一一整理,

甚至運用電腦動畫來表達空間感(雖然稍微有點陽春感)

田木子看到當時的贖金交付地點是內壢火車站還愣了一下,

因為離公司蠻近的說….

導演也藉由爬梳資料整理出幾個難以自圓其說的矛盾,

包含:

  • 犯案時的用車,初供雙方說法矛盾

黃春棋、陳憶隆一人說是兩台車、

另一人說是合開一台,後來幾審又口徑一致,但是檢察官從疑點去問,

「既然是同一台車,徐自強為什麼要中途下車?」

得到的答案都是語焉不詳的「不知道」、「不清楚」。

  • 不在場證據、沒有通聯記錄

不管是徐自強去龜山郵局提錢、下午去接小孩,

徐自強都有不在場證據(除非中間兩個多小時去作案)。

當然,當天不在場也有可能是遠端操控,

結果同樣沒有電話通聯紀錄,

就算是徐自強中途下車去擦拭指紋,

警方似乎也沒有相關資料,不知道是真的沒有還是「忘了做」。

↑↑車子租借與否、幾輛車子的攻防,是本案的爭點之一
  • 鑑定上的矛盾與問題

已經過去的楊日松博士也參與了這次案件,

到底有沒有用硫酸?

楊日松鑑定-沒有!!

同是法醫的蕭開平則認為-有,還酸了一下前者

他可能不太了解硫酸」。

泡了兩小時的屍體沒有腐蝕…就算不是專業者大概也會覺得

這…脫離現實世界的定理了吧?

↑↑隨著徐自強無罪,蕭開平的鑑定也被人質疑,面臨被司改會指控的命運

此外,這部片可以看到許多目前檯面上知名的人物,

像是李茂生教授(當時好像比較清瘦?)

楊日松、侯友宜、陳定南,以及政黨輪替時的一些紀錄。

影片中也記錄了蔡總統去年的發言,

鏗鏘有力地表示司法一定要改革,

但是今年過了一半多了,恐怕她最近也無暇顧及司法的紛擾吧?

看來頗為諷刺。

↑↑徐自強不愛讀書,初中就輟學不讀,17歲就當上小爸爸

因為沒辦法以一個全知的觀點敘事,

導演轉以自己的視角,較為抒情的表達了整個事件。

開頭以自己接觸徐自強、新婚做開頭,

或許是藉此做一個情感上的出口?

但老實說觀眾對導演個人的感情世界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導演可能是想把徐自強紀錄片5年下來,剛好跟5年婚姻做重疊,

不過看下來實在很突兀,

畢竟….徐自強這20年下來的分量實在太沉重了,

個人的小情小愛很難比擬(而且觀眾也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被宣判死刑後,徐自強那陣子每天早上都會把衣服換好,等10點多才換下來(等槍決)

最後,田木子最遺憾的部分…就是整部片反映的…就是目前台灣司法界的現況,

大家會針對加害者做調查或翻案,有些人可能真的罪有應得、

也可能根本是被誣陷的。但是…受害者呢?

黃春樹作為一家之主,就這樣被無緣無仇的人殺害棄屍,

家人是怎麼過的呢?這20年是懷抱著甚麼樣的心情呢?

可以理解他們低調的生活方式,

但是一定很苦吧?但是目前所謂的廢死聯盟等團體,

對於被害者家屬不知道有沒有同等的關心呢…?

↑↑這讓我想到逆轉裁判的無罪(還要灑花)

最後,星橋影城真的很屌,

這種片還一天排三場,田木子昨天去看得時候是包場的狀態,

不得不說因為星橋的關係,

田木子可以看到許多冷門片,非常感謝(合掌)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