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聊車太鉉的《與神同行(신과함께)》

星期六本來又想來一場「電影馬拉松」,

結果馬東錫的《犯罪城市》要晚上11點才有場,

只好作罷。不過《與神同行》那場人倒是挺多的。

韓片這幾年氣勢愈來愈旺,

是不是叫好還可以討論,但至少觀眾願意進電影院觀賞,

光就這點來說就成功了呢~~

↑↑電影版的三位使者全部美型化,有河正宇(左一)的片通常都是品質保證

田木子觀賞完的當下,其實是感歎…

韓國這陣子的「成績單型電影」愈來愈多了。

甚麼是「成績單型電影」呢?

就是一個家庭竭盡心力打造出一位各科成績皆達到高標的資優生。

他也不需要說服別人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人…

因為光是成績單拿出來就能震懾出在場大部分的人。

之前的《屍速列車》在田木子來看也屬於這一類的片。

這部片整體來說有不夠好的地方,

但已經算是完成度非常高的作品了。

↑↑漫畫的風格比較簡約,不是大家習慣看的日式美型畫風
  • 讓人驚豔的特效場景與動作場面

    一開頭從高空俯視下來拍攝火災場景,

其實就相當令人驚嘆了。而江林公子追緝冤死鬼的追逐戰,

放在超級英雄作品中大概也毫不遜色吧?

無論是殘影、順移等視覺效果都不會有預算不足的尷尬感。

韓國電影本來就十分擅長暗巷追逐的動作調度,

這次更是技術進化版,不赤腳追逐,

直接來個超空間移動。是炫技,也是展示:

我們(韓國片)現在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囉!!好好看著吧!

我彷彿看到導演洋洋得意的表情浮現於鏡頭。

除了動作場面外,靜態的場景也相當鮮麗。

各個地獄看得出來有用心打造(不過第一個地獄初軍門總有種港片的感覺…)

所以說這部是「成績單型電影」-為過去的技術做個總結,

考出一個漂亮的期末成績。

片尾更是直接寫出「《與神同行》續集《最後審判》將在2018年暑假上映」。

這種毫不掩飾「我就是希望你來看」的態度,也是「成績單型電影」的典型。

韓國電影成長到如此程度,實在是可畏可嘆啊…

↑↑宣傳打得鋪天蓋地,但馬東錫只出現不到20秒XD(好啦續集有他)
  • 《與神同行》中,稍嫌過滿的情感表達與催淚點

不得不說,觀影過程是會被劇中感情給「淹沒」,

尤其是金秀鴻託夢那一段「我到天上當法官了」,

現場觀眾應該都會被那陣情緒給感動吧?(一堆吸鼻子的聲音)

觀眾也知道導演想要的效果,但心理還是忍不住被勾動。

不過回頭想想就覺得這樣的表達來說稍嫌過滿,

過程中因為感性面壓倒理性面,不合理的細節就會這樣被帶掉。

可是冷靜下來後,就會察覺劇情中的細微矛盾。

前面的地獄也稍微理所當然了些,或許就是因為這樣,

前面還加了一些動作場面作提味,

但田木子看旁邊的路人觀眾開始翻手機,

應該是覺得有點…理所當然吧?(不過電影中請不要用手機喔)

同樣是車太鉉主演,另一部《開心鬼上身》的反差顯然更高,

前半段跟觀眾打哈哈、嘻皮笑臉,結果劇末那個轉折,

車太鉉吃飯吃到訕然淚下,觀眾也隨之恍然大悟。

因為沒預料到,所以那個情感的重擊太促不及防,

《與神同行》中因為觀眾一開始就預料到,

加上劇中不斷來回鋪陳,觀眾雖然會受氣氛影響,

但驚喜感顯然就略遜《開心鬼上身》了。

中後段後劇情轉到金秀鴻身上,反而主角沒甚麼敘述到,

車太鉉於是從頭到尾只有兩大表情-

茫茫然不知道怎麼辦&後悔難過哭泣,

有點可惜了車太鉉的演技。

↑↑是的,本齣車太鉉最常出現的表情-不知所措
  • 《與神同行》不合理的地獄制度以及滿腹圈密的閻羅王

不過田木子得說李政宰的閻羅王真是爆帥,

幹,為什麼他時裝都沒那麼帥?

↑↑李政宰的閻羅王扮相幹爆帥,怎麼可以那麼帥?

繼《闇黑新世界》中,李政宰不但掌握了黑白兩道,

現在連陰間都掌控了嗎?實在是可畏可怖…

但事後想想,《與神同行》中的陰間審判制度其實不太合理,

先不論各處閻王的跟班不斷想辦法攻擊被告。

儘管有「業鏡」等方便審判方式,

但熟悉案件並巧妙利用業鏡的…似乎也只有天倫地獄的閻羅大王。

其他界的閻王似乎都只看表面資料。

有些資料還需要陰間使者提出。受局限的程度不亞於陽世。

此外…「怨死鬼」在本齣的能力也強到匪夷所思,

不但能撼動陰陽兩界,甚至有能力直接攻擊活人。

這樣的怨死鬼竟然也可以成為「貴人」?

雖然知道這些伏筆會留在《最後審判》,

但觀影過程中這些都會不斷提醒田木子「怪怪的」,

也間接影響到我入戲的程度。

最後的江林幫忙託夢,但基本上已經違反規則了,

但是閻羅王卻又以第一條「只要真心原諒就可以直接轉世」下判決….

儘管知道這種片通常都會喜劇收場,

但這種天外飛來一筆的設定…實在不是甚麼高招技術。

看得出來閻羅王有甚麼打算,或許是跟《狩罪魔》的閻羅王一樣,

早想對抗已腐敗的陰間體制?

↑↑善良的月值使者德春,可看到起訴書,也能跟江林同步傳話

其實本部田木子最喜歡的還是一些不經意的笑點,

像是解怨脈沾沾自喜地表示「我轉世一定要轉到十大企業的富二代,

不然在韓國簡直就像身處地獄一樣。」

這種藉劇中人物講出目前社會處境的設計,

除了讓觀眾會心一笑外,也讓人感嘆…現代社會真的跟地獄一樣嚴苛啊。

還有江林習慣跑去吃死者告別式的飯菜,

實在是很奇怪的癖好(又不是餓死鬼…)。

但不可諱言…就是這些小橋段讓三位使者的形象鮮活起來。

不過基本上有河正宇的作品都不會太差,「宇」神同行的片就是…妥妥的。

↑↑田木子對河正宇的印象,其實還一直停留在《追擊者》,因為太變態了。

整體來說,無論是喜歡河正宇、車太鉉的觀眾,

還是很喜歡罪與罰探討、

或是單純喜歡韓片那種不忌諱挖掘人性的觀眾,

這部《與神同行》應該都會打到觀眾需求的某些點。

說來說去,電影只是不斷表達一句話:

生前不會做的事,死後才想去做?

或許扣掉拍戲技術、演員演技,

導演真正想跟大家講得,其實只是好好把握生命,

不後悔的過著每一天吧?

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不要在地獄門前,

才開始後悔這輩子怎麼沒有好好過一遭呢。

↑↑電影院排隊中…(設計對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