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捨棄的索多瑪-上帝之城(City of God)(又譯無法無天)

不像《熱血橄欖隊》,敘述街頭兄弟的孩子怎麼力爭上游,

也不是《毒梟》、《教父》那樣單純敘述角頭怎麼往上爬、

但又帶有著《美國製造》那樣一個旁觀第三者
(好啦其實也沒那麼客觀)

冠串整個事件的視角。

這部《上帝之城》可說是兼容並蓄,

不是單獨的敘述某一人的「惡」,

而是敘述整個環境那悲哀、讓人無法脫離的暴力。

生於街頭,死於街頭,這就是《上帝之城》-里約附近的貧民窟。

↑↑扮演著”見證者”角色的阿炮,成功當上了攝影師

其實看完這部片後心理湧出的情感是矛盾的,

阿炮雖然脫離了黑幫,但上帝之城風氣變了嗎?

小霸王(黑仔)橫行一時,最後也落得死於暗巷的悲慘結果,

師奈德,一個本不該踏上兄弟之路的正直人,

還是亡於自己所做的「業」。

誰對誰錯?或許早就說不清了。

因為上帝之城中沒有人敢說自己手是乾淨的。

如果是,那你一定是被剝削的一方。

五味雜陳,或許能稍微形容這部片,

他不是一部「很好哭」、「很煽情」的作品。

但他會讓觀者靜靜的聆聽片尾曲,

思考著暴力的本質。

↑↑風塵三俠,阿炮和黑仔哥哥都在裏頭

故事是從「風塵三俠」開始,

他們的犯罪就是小屁孩的等級,持槍搶油,

旁邊居民還幫忙多ㄎㄧㄤ一些,

只要不造成人命,警察跟鄰居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這三個風塵屁孩終究還是要面對長大,

阿炮哥哥被逼著賣魚,有一位跑去信教,

一位繼續鬼混。

風塵三俠的最後一檔-接受小黑仔的建議,

去搶妓院。

幾個人的命運也產生分歧,風塵三俠從出道到洗手不幹,

都不殺人。但是黑仔不一樣,

小小年紀的他簡直是犯罪天才。

黑仔第一次殺人,而且是殺很多人。

沒有任何意義的殺人。

風塵三俠其中一位則在樹上躲了一晚,

大澈大悟的他決定:「我不做兄弟了。」

逕自前往教堂。有信仰的他似乎真的得到上帝祝福,

流彈射不到他、警方看到他也不抓他。

風塵三俠的時代結束了。取而代之,

黑仔的時代來了,而且他幫自己取了一個更響亮的名字…

小霸王。

↑↑想要的東西就用搶得搶過來,小霸王的生存之道

其實田木子覺得到了小霸王這段,故事才真的開始,

風塵三俠只是介紹上帝之城的背景與人際關係。

從這邊開始

導演想帶入的議題也更多。

貧民窟要賺錢,搶劫並不是最快的,

通常是小屁孩級的犯罪者才會這樣玩。

「賣毒品」才是最穩定且最有賺頭的「職業」。

有了賺頭,就有獲利;有了獲利,接下來就層層分工。

看著故事中那錦然有序的黑幫「升等階級」,

先從跑腿,晉升到把風,之後再升級從幽靈(藥頭),

有算術能力甚至可以管帳,變成老大的左右手。

這麼赤裸裸地介紹黑幫結構,也只有在地人才知道。

小霸王從地頭蛇變成徹底的在地老大。

↑↑小霸王的換帖-泰瑞,生性善良喜歡音樂的他本來就不適合混兄弟

諷刺的是,也因為小霸王把附近的勢力幾乎都掃蕩光了,

上帝之城的槍戰少了,毒蟲來消費。

治安….變好了!!

連小屁孩搶劫鄰居都找小霸王幫忙。

儼然有大佬的架式。以前殺人不眨眼的他,

現在要規勸手下「不要在我的地區殺人,會引來警察」。

或許會讓觀眾有一瞬間的錯覺:

「其實一個絕對武力的老大罩著好像也不錯?」

很遺憾…導演接下來就把這樣的觀念往地板踩。

當初怎麼上位,現在就有人尋類似的途徑前來挑戰,

一群小屁孩似乎因果輪迴般,

同樣不肯腳踏實地的往上爬,

甚至連黑幫的流程都不想照著做。只想直接拿槍來搶。

小霸王的反擊看似輕鬆寫意,其實殘忍的可怕….

直接讓身旁的小弟挑一位開槍,如同成年禮般,

孩子殺了人,就不再是孩子,而是「兄弟」。

片中這種黑幫的規定處處可見。

不是白紙黑字,而是槍與血留下的制約。

↑↑想退出的泰瑞:「他不是婊子,她是我深愛的女人」

很有趣的是,劇中兩位角色-泰瑞跟師奈德,

就像是互相映襯的人生倒影。

前者想要退出這複雜的環境,跟所愛的女人一起去開個農場,

養些小動物,每天聽靈魂爵士。

同時他也是上帝之城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兄弟。

非到必要他不開槍,逢人就請大麻,

善於跟人交談的他擔任小霸王跟敵對陣營的磨合劑。

這樣好的人,卻在金盆洗手那天被槍殺。

事情進一步被激化。

也影響了另一位重要人物-師奈德。

當過軍人、受過教育的師奈德,

知書達禮,人又長得帥氣,

本來是跟黑道無緣的正常人。

但就是因為太太被小霸王看上,

慘遭被凌辱。

叔叔、弟弟被波及而死。

加入敵對勢力的他…

「第一次是規則(不殺人)」

「第二次是例外(老大為了救他開槍)」

「第三次例外就變成規則(開槍殺人變成常態)」

可以看到…在上帝之城內你不要有清白混兄弟的期待了。

師奈德的轉變讓人心驚,環境要讓人改變,

似乎總是那麼地輕易又摧枯拉朽。

師奈德心裡也知道不對,

看著當初跑來嗆聲的敵對小弟慘死街頭,

只能幫他闔眼,幫他禱告。

但最有良心的他,最後還是死於自己的罪….

剛好就是他第一次搶銀行開槍射殺警衛那次。

對方的兒子臥底加入幫派。

這就是上帝之城,上帝總會清算你的罪,

只是時候未到。

↑↑小霸王程度低到不識字,單照片上報就沾沾自喜的程度

主角阿炮就像是整個時代的見證者一樣,

他做甚麼事都失敗,喜歡的女生被泰瑞把走、

想搶劫碰到師奈德在收票,結果對方人太好不忍心下手。

想搶麵包店但是店員太甜了,竟然變成要電話(到底在搞甚麼XD)

他跟黑仔(小霸王)就像是兩個不同的極端,

黑仔徹底投入黑社會,阿炮則靠著識字、攝影,

一步步往報社前進。最後也是他拍下黑仔的死。

但是他的照片,只能帶來一人份的名氣和保障,

上帝之城還是一樣無法無天。

片尾那幾位把黑仔掛掉的小鬼,

正興沖沖的想要把其他對頭都殺掉。

甚至提到「中國聽說有紅衛兵」,

不知道是不是導演有意把兩者做比喻呢?

儘管無法無天,上帝之城還是貧民窟的歸屬。

惶惶等待不知何時結束的和平,

或是又是誰想上位引發的槍戰…..

這就是里約貧民窟的日常。

City of God

↑↑歐巴馬有來拜訪里約上帝之城,不過社交意味居多
↑↑歐巴馬有來拜訪過里約上帝之城,不過社交意味居多

延伸閱讀:

跨越種族跟歧見-熱血橄欖隊(Gridiron Gan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