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不見的正統古典推理,翻轉再翻轉的《佈局》(The Invisible Guest)

在續集再續集,系列作層出不窮的現今電影潮流,

想要找一齣單純的古典推理劇似乎也顯得奢求。

幸好,推理作品就是這樣,

總是會有人擔起這份招牌並拍拍胸脯表示「讓我來吧!!」

西班牙導演奧瑞歐保羅(Oriol Paulo)

毫無疑問就是扛起這塊偵探路術招牌的人。

↑↑導演敘事相當典雅,就算是殺人事件也不會處理得很血腥

這部《佈局》的原名是「The Invisible Guest」(看不見的訪客),

直指片中神祕的密室殺人事件,台灣翻成「佈局」也不錯,

儘管多少依照片名猜到劇情一定會反轉,但最後還是讓田木子「出乎意料」。

就周末晚上而言,再也沒有比一場腦力激盪饗宴更好的選擇了!!
(大江電影院周末晚上竟然還蠻多人看這部片的,頗為訝異)

(以下討論一定會涉及劇情內容,

所以不想知道劇情的朋友還是按”回上一頁吧”)

↑↑一場車禍開始的謎團

如果看過之前的國片《目擊者》,

很難不把兩片的劇情做聯想,

車禍、婚外情、私家偵探…

然而類似的元素卻不會讓兩部「一模一樣」,

反而隨著劇情愈見自己風格。

證明…是否能玩出新花樣,還是要看創作者本身的巧思呢!!

↑↑在本片中佔有舉足輕重的辯護律師

本片真的是很典型的推理片,

為什麼田木子這樣說呢?

因為片中的辯護律師古德曼就如同一位「安樂椅偵探」一般,

不親臨現場,但就在詰問、資料跟邏輯間摸索出真實的道路。

除了安樂椅偵探的特質外,

當然也少不了古典偵探的必要要素-「密室殺人」。

加上男主角的說詞也反反覆覆,

所以整部片就在三大謎團打轉:

  • 男主角到底有沒有說真話?
  • 密室殺人真相
  • 律師如何幫他順利翻盤?

解開任何一項,幾乎就等於把謎題解開。

↑↑各懷鬼胎的男女主角,《佈局》中一景

除此之外,本片的敘事也很「典雅」,

並沒有因為殺人而弄得很血腥,

如果說《目擊者》是晦暗陰森,

那這部大概就是「懸疑神秘」,

這也是兩部使用類似元素,

但內容不會產生「誰抄誰的」問題的原因。

附帶一提,裏頭連酸人都酸的高明。

像是律師古德曼就酸男主角「你知道嗎?今晚是滿月,月亮又大又圓,

而你說詞的漏洞,就跟滿月一樣大。」

尖酸又不失巧思,田木子真的很愛這種歐式酸法XD

↑↑女主角為了修車而前往受害者家庭(但那時候她還不知道)

最讓田木子震撼的一幕,大概是女主角發現她撞的…

竟然是…修理師傅夫妻的兒子,對方在毫不知情的

情況下還幫助了自己。

也難怪這是事件後她會陷入憂鬱症,

那個自責跟愧疚,真的會把人的一輩子給壓垮…..

而老夫婦那種兒子失蹤的無奈跟感傷,也從螢幕中一陣陣的

流瀉而出,不煽情,可是很觸動心弦。

↑↑女主角撞死人後,心中被愧疚給填滿。
  • 古典派推理碰上現代化勘驗?

因為這部走得是「古典推理」,所以在證據檢驗上,

老實說就不是那麼重視。

田木子事後回想,如果自己是那對老夫婦,

會怎麼蒐證證明男主角跟兒子車禍有關呢?
(徵信社職業病發作)

◎手機-女主角拿過死者的手機又放回老夫婦家中,

這表示一定有她的指紋。如果拿去有信譽的單位檢驗,

不知道算不算一個證據力強的證據呢?

因為兒子手機上有女主角指紋=兩人曾在同一場所,

而且女主角碰過手機,表示有很高機率看到受害者。

◎還是手機定位-車禍當下至少受害者朋友打來了至少兩通,

手機定位查位置,對於檢調來說並不是太困難的事。

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沒有這樣做。姑且就當作是

劇中技師爸爸所言「警察都不相信我們」。

◎至於捏造不在場證據等事情,

因為是「設定」問題,所以也避開了進一步的疑問。

只是一個新創科技老闆,真的有那麼能幹的律師幫他搞定嗎?

不過設定就是設定,所以….(攤手)

↑↑為了查明孩子失蹤真相,技師父親披掛上陣

除此之外,「假扮律師」再套話這樣的方式,

就算錄到證據,法庭上難道不會因「非法舉證」而不採用嗎?

當然,只要找到陳屍地點,

相信到時候男主角再怎麼否認也無濟於事。

↑↑男主角在交代秘書事情,秘書身材真好QAQ(重點誤)

最後,儘管劇情走向天差地遠,

但《佈局》跟《目擊者》都是因小小惡念所引發的連鎖事件。

《佈局》是男主角無意撞死人卻又想一走了之,
(甚至是把重傷的傷者直接推入水裡)

《目擊者》則是小齊偷拿了綁匪的200萬。

惡魔的一時蠱惑,產生出後面的無盡罪惡。

但是,也或許是因為人心惡念永不消失,

才總是有那麼多推理故事的誕生吧?

惡意與謊言,永遠是催生出推理的最好產物。

這部片目前還在上映中,絕對推薦去大螢幕觀賞。

喜歡推理的朋友們,相信這部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如果看過後喜歡這導演的敘事,應該會跟田木子一樣,

開始找導演之前的作品《屍物招領》。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