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決定的真相?日劇-《推定有罪》

雖然說創作不分高低,只是調性跟展現方式不一樣,

不過要探討罪與罰、生與死,人性本質,

再也沒有比法庭、醫病更適合切入的題材了。

也因此,撰寫這類型題材的創作者,

就算不是刻意為之,只要觀察力細膩、功課做足,

作品幾乎都會走向厚重、深刻,甚至有點壓迫的方向走。

並非賣弄炫技,而是講到這類型的主題幾乎就會如此。

徵信社田木子倒是很喜歡觀賞法庭系的作品,

也許只有在孑然一身的面對自己的罪時,才能讓人看到真實吧?

這部2012的五集日劇-《推定有罪》,就是承襲了上述走向的高水準日劇。

推定有罪01
讓人思考法律、媒體、人權、正義等議題的劇作《推定有罪》

顛覆了無罪推定的推定有罪概念

相信有法律概念的朋友,大概都對刑法的「無罪推定」有著一定的認識,

甚麼叫無罪推定呢?簡而言之就是在合法程序跑完、定罪前,

就算是非常可疑的嫌疑犯,也不能隨便視之為犯人。

更不能未審先判。

不過….理想之所以是理想,就是因為現實的不同。

過往的台灣其實比起無罪推定,更傾向「有罪推定」。

兩者差一個字,但結果絕對天差地遠,

不同概念下,同一位嫌疑犯的救濟手段完全不同,

前者是檢警要「證明」該嫌犯是有罪的,

所以證據方面全部都要求真、求實、求正當程序;

而後者概念下,嫌疑犯要「證明」自己無罪,

聽起來很不合理,萬一別人誣陷我是犯人,

我又沒有特意蒐集當天的不在場證據怎麼辦?

很遺憾的是…過往台灣就是有太多這樣的案例。

也間接影響了今日的廢死論調。

回到本劇,這齣劇碼就是很巧妙的立基於「有罪推定」。

當然,日本司法程序都是走無罪推定,

但是錯誤的DNA驗證、檢調想要快速結案的急迫、

以及新聞記者自以為是的正義感,種種因素加起來…等於無辜犯人的12年冤獄生涯。

推定有罪03
貫穿《推定有罪》的四位要角,刑警、律師、記者、以及冤獄者

 

潛移默化的影響力-掌握話語權的媒體

本劇從幾個主線發展,分別是刑警線(警調)、律師以及冤獄者(法界)、

以及採訪記者(媒體)三線,其實,從第一集中就可以作者諷刺

媒體不負責任的一面,像是曾經當過戰地記者的加山,

事發時雖然也做了詳實的功課,但自以為秉持著正義之筆

寫下專文,結果就是…由他帶頭造成媒體勢力的狂推,

讓審判在未審之前,就替民眾心中下了定論。

法庭審判不意外的讓冤獄者篠塚被判刑。

問題是….12年後的翻盤,當初的正義之筆被證明根本是錯的,怎麼辦?

加山的責任編輯講的輕描淡寫…法院也有錯、檢調蒐證也有問題,

不光是媒體一個人、或是單純一家媒體的責任。

也顯現在重大議題時媒體的恐怖,它可以從中影響輿論,

甚至決定「誰是正義?」。一但證明所言不實,卻又不負責任。

而不管道不道歉,既定的傷痕已經造成,難以平復。

有人說…有國賠,整體算起來不吃虧啊?

這樣的說法,完全忽視了人被冤枉,以及被國家強硬剝奪人生美好時光

的痛苦,甚至家人必須隱姓埋名度世。

又怎麼會是簡單的金錢加減問題呢?

推定有罪02
劇中的加山是位有良知的新聞記者, 知道自己寫錯了還會下跪道歉, 但是現實世界有幾位記者有這樣的器量呢?

目前田木子只看完第一集,但整體的安排確實緊密,

雖然還是不擺脫某些樣本(像是一定有位正義的記者或是警察)。

不過整體劇本的張力十分足夠。

加上配樂是澤野弘之操刀,一貫優異的配樂也讓整齣劇被烘托的更有味道~~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