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帶賠償?讓人充滿黑人問號的謝依涵殺人案法律解釋

田木子畢竟是從事徵信社這行,就算本身不是業務,

但難免關注各式各樣的判例跟法律問題,

因為難保哪一天不會輪到自己(咦?)

今天田木子就看到一個讓人充滿黑人問號的判決。

?????????

倒底是怎麼解釋的呢?

田木子實在無法明白???????

↑↑柯P問號支援

新聞支援←←←

簡單來說,八里雙屍命案雖然目前早已偵破且判刑,

但是目前的爭論在於….工作場合的老闆竟然要負連帶責任,一起賠償。

查了一下法官的依據是以下這條。

民法第188條

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
害賠償責任。但選任受僱人及監督其職務之執行,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
以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僱用人不負賠償責任。

如被害人依前項但書之規定,不能受損害賠償時,法院因其聲請,得斟酌
僱用人與被害人之經濟狀況,令僱用人為全部或一部之損害賠償。
僱用人賠償損害時,對於為侵權行為之受僱人,有求償權。

所以放到本次案例中,因為兇手(謝依涵)殺害了兩夫妻,

也等於不法侵害他人權利,所以必須由無辜的僱用人(呂炳宏)

連帶賠償,也就是新聞中提到的連帶賠償300多萬。

至於下半段的部分則是由法院斟酌看顧用人是要賠全部還是一部分。

在這次案件中因為田木子沒看到數據,所以不知道

呂老闆到底是要賠多少。

這邊的爭論重點就在於….謝依涵泡安眠咖啡到底是不是「執行職務」,

其實民法188最常用的地方,有一種就是老闆請員工去送貨,

不管是員工開小差、趕路超車,車子A到別人,

這種通常老闆會被判要負連帶責任。

從上述例子來看,確實是「執行職務」,

田木子倒覺得沒啥問題。

但是今天用在媽媽嘴案就很奇怪了,

因為咖啡店的職務是泡出好喝、「正常」的咖啡,

可不包含泡出一杯包含惡意的殺人咖啡啊~~~

當然,也有法律人士認為「泡毒咖啡」就是「泡咖啡」(利用職權)+下安眠藥,

不過這跟後段的:

「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以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僱用人不負賠償責任。」

是否有牴觸呢?畢竟老闆再怎麼厲害預防,又怎麼能知道員工想下毒殺人….

如果這樣的說法成立,

以後老闆大概也不敢雇用更生人了,因為出包機會很高;

以後找員工都要保人+切結書+良民證。但這樣的方法是很不實際的。

更何況這次的案件是由一位沒有前科者所犯下。

不然就是老闆必須24小時緊盯員工,

避免有任何閃失,最好安裝微型監視器在每位員工身上。(跟Nier的輔助機一樣)

當然,這樣的說法也許真的有點微妙,

所以最高法院發回高院更審了。所以未來翻盤的機會很高。

也許媽媽嘴根本不用賠吧?

好吧…不管真相是如何,至少記者成功地激起田木子的關注(跟疑問)了….

此外,一定要提本案最衰….就是媽媽嘴老闆呂炳宏了,

明明沒犯法還被人誣陷看到他在燒冥紙。

現在又很可能要連帶賠償,本案最衰無誤。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