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踏作響的群像戲-《踏響人生TAP:The Last Show》

有看過日劇《相棒》系列的觀眾,

應該都對頭腦精明、一絲不苟的水谷豐印象深刻吧?

這部《踏響人生TAP:The Last Show》不但由他主演,

更是他的導演處女作,首次編導+挑大樑,

是否也能如踢踏舞般的清脆明快呢?

↑↑水谷在這部的扮相比《相棒》裡面帥(咦?)

在《踏響人生TAP:The Last Show》片中,

飾演天才舞者「渡真二郎」的水谷講到:

要有對手對練才能提高他(阿誠)的境界

遺憾的是,整部戲也落入這句話的窘境,

水谷豐本人的演技自不在話下,

面試時那種癲狂與執著,頗有《進擊的鼓手》中鐵血教練的幾分神韻。

跟幾位同是老演員的對手戲也頗有戲味。

但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對手戲不足,讓整部戲好像沒有一個相抗衡、

或是「有一個誰」跟他一起帶動劇情。

不是說劇情平舖直述不好,而是直線的劇情更需要亮點。

但以戲份來說水谷缺少一個「誰」製造張力,

純論獨腳戲又不夠過癮,算是整齣稍微可惜之處。

↑↑阿誠跟渡的對手戲因為演技關係,撐不太起來

另一點可惜的地方就是…群像戲的部分拍得有點「一廂情願」,

很多的橋段都沒有鋪陳下就突然冒出來。

像是排練時渡評論…恩…阿誠需要一個對手來撐起舞技,

是的,然後有點自閉的另一位舞者阿順就冒出來了。

觀眾:….????(黑人問號)

牛郎男一開始對阿誠抱持敵對競爭意識,

結果沒啥轉折就露出開朗少年的笑容跟大家一起跳….

觀眾:…….啊????(黑人問號X2)

最奇怪的就是阿誠的太太(北乃綺飾演),

因為錢不夠跑去酒店打工………….理由是孩子快生了???

從劇中來看阿誠有去做粗活打工、她也有去美髮店當學徒。

不到小康,但勉強還撐得住的等級。

結果現在有孕的情況下去必須熬夜、喝酒、甚至充斥煙味的酒店打工?

這邏輯說不太通吧?不是說酒店不好,但是那位注意孩子的媽媽,

會在有孕情況下讓胎兒接受風險?

這一段劇情真是怎麼看怎麼怪。有種劣質日劇的味道(連拍法也很日劇)

本來…人際關係與羈絆在日劇中可以慢慢鋪陳,

但這些敘述放在電影中就有點瑣碎、不著邊際,

讓劇情中段竟然讓田木子頻頻翻手機看時間….

↑↑插花用女角,劇情部分也莫名其妙

講講本片優點…開頭蠻有趣的,用了很多鏡頭來照「鞋子」,

短短幾幕把日本人「匠人精神」的味道發揮得淋漓盡致。

遺憾的是後面沒有進一步描寫。

↑↑嚴格的渡,展現其少見柔軟的一面

舞者在「技術與麵包」的選擇應該是個好切入點,

可惜被輕輕帶過。

儘管田木子蠻喜歡阿誠邊冰敷腳邊問渡:

「當舞者可以撐起一個家庭嗎?」

渡也不直接回答,只表明自己也曾經很惶恐,

老實說再挖深一點,把這些無聊的群像戲刪掉也無不可。

或著乾脆把戲集中在渡身上,相信都會比原本的安排更有趣。

↑↑這兩人對戲就是好看

片尾,渡在表演順利結束後問毛利:

「阿誠那個年輕人…..」

「不….沒事。」

頗有飽經世故,「卻道天涼好個秋」的味道。

至此,相信觀眾也猜到阿誠就是他的孩子,

只是他因為害怕而不敢去面對,卻以自己的方式讓阿誠突破極限。

父子之間的那種無形默契,終究是…血脈相連。

但還是老問題,阿誠母親(渡的太太)橫空出現,

失去了幾分角色帶有的意義與深度。

↑↑最後的壓軸倒是毫無疑問的精彩

最後20幾分鐘的表演,這倒是沒甚麼好說的,

全片高潮,帶出了踢踏舞時代的回憶與開場前那種期待與熱鬧。

踢踏表演以外行人的田木子來看…也著實精彩華麗,

沒甚麼好挑剔的。

片尾staff也請踢踏舞舞者表演,誠意十足。

田木子昨天去看得時候應該是當天最後一場,

毫無意外的包場。

而且可能太冷門的關係,

連員工都忘記來檢查場次還有沒有觀眾….

整體來說,這部可以看到水谷的演技,

也見識踢踏舞的爽快與俐落,

但瑣碎的角色描寫,太過直線而無驚喜的劇情

讓劇情中段相當沉悶。

大概就像以前吃港記燒臘便當一樣,

主菜可口、配菜不是太鹹就是無味,

也難怪大江排得場次並不多,

除非是水谷的鐵粉,不然等電視台播放就好。

作者

田木子

田木子-本是學界的小宅宅,就這樣踏入徵信社這一行,徵信社的悲歡離合,無一不讓田木子覺得新奇。目前不斷磨練自己的文案能力。希望未來能精準地用筆鋒拿捏人性中的微妙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