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一見的法庭偵探作-陶龍生《證據》

文案不取材不行,

於是田木子最近花了一點時間拜讀完陶龍生律師的《證據》,

聯合文學出版,蠻微妙的一部作品,

跟一般常見的偵探、警方辦案不太一樣。

更講求法律程序的嚴謹。

整體來講….

太久沒看到那麼正式的調查,

反而有種很懷念的感覺?

↑↑涉及法庭橋段,忒彌斯一定會出場秀一下

先聊聊這本書的作者跟特色。

作者陶龍生,是華裔美國著名律師,

父親是陶希聖…歷史背景的朋友,就算領域不一樣,

相信至少也聽過這個名字吧?

父親是歷史學家,陶龍生倒是選擇了不一樣的路。

中英文皆精通的他,寫過相當多的法學論文、法律相關書籍。

同時也有幾本小說形式的作品,

《證據》,以及之後作品《善與惡》

田木子讀過後的感覺…這一類的創作比較偏向法庭經驗,

所以現實感很重。好處是從文章中可以看到真實的美國司法程序。

壞處是角色本身沒甚麼吸引人的特性。

就是一位很認真打官司的律師XD

或許書中主角就是陶龍生自己吧?

在《證據》這本書中,律師林平(也就是主角)一次辦兩個案件,

一件是在美國刑事殺人案的被告辯護、

另一件是在台灣打背信與偽造文書官司。

可能是田木子習慣看《逆轉裁判》,觀閱過程一直期待…

該不會這兩件案子有甚麼錯綜複雜的關聯吧?

結果…就真的是兩件不同案子…

老實說田木子搞不太懂為什麼一定要殺人案+偽造文書案….

這兩個案件沒甚麼關係…似乎在法條上也沒帶出甚麼特殊的意涵。

也許作者是想表達…藉由不同的案件類型展現不同的蒐證方式?

讀過後是覺得「殺人案件」林平辯論的相當有技巧,

無論是證據的蒐集,以及熟知法庭規則下的攻防,

甚至巧妙地在不犯規下說服陪審團。

都讓田木子大開眼界。

偽造文書則因為涉及科技進步的關係,

手法看起來有點古老,擺在現在看稍嫌不夠炫奇。

搞不好整本書只描寫一個案子能夠更集中焦點?

↑↑同樣是法庭推理的《下流正義》,身為律師的主角面對左右為難的局面

或許是被好萊屋電影慣壞了,好像偵探「蒐證」一定要偷偷摸摸,

這樣想的朋友一定會大失所望,

因為…本書主角林平蒐證…超‧級‧正‧常。

不管是跑去跟法醫串門子,

還是跟被告親友蒐集資料。

比較巧妙的是利用餐宴拿走沾有嫌疑犯DNA的杯子,事後還回頭跟經理道歉,

主動提供賠償與放棄所有權。

而這小小的步驟也在未來的法庭攻防上帶來效果,

這個橋段設計非常有意思。若非長年浸淫於司法體系者,

恐怕很難寫出這樣的橋段。

↑↑美版《十二怒漢》,整部片都是陪審團在討論,完全沒有任何驚險刺激的橋段,相當有趣的一部片

另一點是台灣沒有,但在美國非常重要的…陪審團制度,

有看過《十二怒漢》的朋友(不論美版俄版),

應該對陪審團溝通又爭執的橋段記憶猶新吧?

《證據》中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場景-辯護律師跟檢察官各自挑選陪審團成員。

像是「太主觀的人不挑」、「太怯弱的人不挑」、

「留大鬍子的人不挑(這個真的是黑人問號…..)」’

加上美國陪審團是各色人種都有,考慮的層面就更廣了。

台灣打官司可能只要想辦法說服法官就好,

但是在美國,還要先經過陪審團這關呢。

辯方最怕忙碌,或自以為忙碌的陪審員。他們只求案件快快結束,

不一定願意耐心去仔細考慮證據,而且會令其他陪審員不安。   

from《證據》

當然,法庭推理常見的橋段-質疑法醫的推判時間與專業,

在本作中也有出現,林平藉由詰問一步步讓法醫自相矛盾,

乃至於喪失法官的信任。

在小說或創作中,這類型的橋段常常帶來逆轉的張力,

讓讀者大呼過癮,不過在現實中….法醫亂檢驗可是很可怕的。

以前陣子才改判無罪的「徐自強案」為例,

法醫蕭開平承認自己是用「目測」……殺人案件用目測來檢驗。

誇張吧?監察院目前雖然看起來不想追究,

但蕭法醫後續可沒那麼輕鬆就全身而退。

田木子誠心的希望能「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不然冤獄案折磨的…可不只被冤枉者一人那麼簡單呢!!

↑↑蕭開平之後要面對的,可不只有監察院而已…

最後,如果是追求詭譎氣氛,或是高潮迭起謎團與劇情的朋友,

恐怕《證據》並不是休閒的首選。

但如果是跟田木子一樣,抱持著「取材」、看看美國法庭怎麼攻防,

那這本就頗有一觀的價值了。

而且說來奇怪…台灣這類法庭類推理作品特少,

想看也找不到作品,傷腦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