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磁紀錄跟電腦、手機可以畫上等號嗎?

總算跟田木子的本行有點關聯了XD

之前新黨王炳忠被檢調大動作搜索,

包含手機、電腦等3C產品通通被調回去當證物。

儘管是「證人」卻被犯人般的對待,

讓王跟律師大呼不公平。

田木子記得他們抗議「電磁紀錄不應該把手機電腦拿走」。

當下充滿黑人問號。

難道他們不知道「電磁紀錄」的調閱嗎?

不是有律師在旁邊嗎?????(狐疑)

↑↑王炳忠等人抓著”電磁紀錄”這點攻擊北檢

先來看看國外的電磁紀錄調查,

如果是高度緊急的案件,像是殺人案、失蹤案,

這一類的電磁紀錄通常就很重要了。

畢竟可以直接追蹤兇手。

而一般調查人員想要蒐集電磁紀錄不外乎以下方式:

現在落入安格斯手中的電子產品幾乎不會是電話答錄機、

引表機、傳真機。通常是電腦、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

這些小東西是詳細(至少是某部分)的個人生活縮影。

損害這些資料幾乎等於損害司法正義。

第一條規則一定是盡可能的保存。

不只是鑑識數位分析專家,

如果CSI和老百姓未來想提出任何可供參考的證據,

都得要遵守這項原則。實際上的做法多半是直接複製電子產品內的資料,

好維持原件的完整。

from 《比小說還離奇的12堂犯罪解剖課》

上文內容可以發現兩件事。

第一點就是….「電磁紀錄」範圍很廣,不管是平板還是電腦、手機,

幾乎能連網路的3C產品都能算進去。

如果未來科技更發達,洗衣機、暖氣機也有類似功能,

搞不好也會被檢調搬走….(雖然畫面有點好笑)。

直接寫電磁紀錄也能避免掛一漏萬的情況,像是搜走手機,

結果平板沒調查到等情況。

直接標明「電磁紀錄」是最總括且保險的做法。

第二點則是調查方式通常是用「複製」的方式。

但有時候部分手機沒辦法輕鬆複製,

此時就必須用外力介入的方式「越獄」,

但越獄時需特別謹慎,

因為別人不知道你有沒有在過程中動甚麼手腳。

涉及到程序的問題,小錯誤可能釀成無法挽回的結果。

↑↑電磁紀錄的調查更需要重視程序,避免過程中產生的問題

回頭看台灣的法律,

依照《刑事訴訟法》第128條

搜索,應用搜索票。 搜索票,應記載下列事項:
、案由。
、應搜索之被告
、犯罪嫌疑人或應扣押之物。但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不明時,
得不予記載。

、應加搜索之處所、身體、物件或電磁紀錄
、有效期間,逾期不得執行搜索及搜索後應將搜索票交還之意旨。

搜索票,由法官簽名。法官並得於搜索票上對執行人員為適當之指示。 核發搜索票之程序,不公開之。

所以法條上也是直接寫「電磁紀錄」,

王炳忠如果是想抗議電磁紀錄不包含電腦、手機….

那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至於有一個問題其實田木子也不知道…..那就是

「查扣的證物甚麼時候歸還」…

我沒被拘提或羈押過…還真不知道。

查了一些資料幾乎都是等案件調查結束,

或是現階段這些證據已經沒有勘驗必要就會歸還。

如果真的等很久,查詢查扣單上的聯絡電話也是一種方法。

案件有大有小,的確也很難抓出一個絕對值。

不過可以肯定被查扣一定很麻煩。

像是….手遊的連續登入日期會斷掉(三小)

整體來看,檢調搜索電磁紀錄並拿走手機電腦並沒有甚麼問題,

不過搜查的時間點卻蠻詭異的。

如果真的有甚麼關鍵證據就趕快辦吧~~

不要擠牙膏一天擠一點。

又不是天橋底下說書。

↑↑有店家繼續賣被查扣產品,真的是很猛XD(圖片出自自由時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