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的不是人生,而是麻木的自己-田木子聊《崩壞人生》

看多了一堆超級英雄的續集,徵信社田木子也想換換口味看一下獨立的劇情,

也無須想著電影中各式彩蛋,想說會不會有甚麼蛛絲馬跡沒有察覺到…

看電影難道就不能抱著更輕鬆、更純粹的態度嗎?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

田木子周末就跟朋友一起去台北欣賞這部傑克葛倫霍的《崩壞人生》。

繼續閱讀 崩壞的不是人生,而是麻木的自己-田木子聊《崩壞人生》

抄襲?模仿?田木子聊抄襲問題

徵信社田木子最近周圍倒是有不少抄襲的爭議….別誤會,

這不是指田木子抄別人文章被抓包,

而是去得論壇、以及FB上追蹤的插畫家,都不約而同發生類似的情況。

可能是平台發表變方便了,但相關的「法律」以及「尊重」概念還沒深入人心吧?

話鬼也抄襲?PTT的MARVEL版事件

這裡的MARVEL不是美國動漫的扛霸子出版社~~~~而是PTT鬼版,一開始該版主打的是真人經驗、以及相關創作,或是各式靈異新聞,不過…這樣的情況竟然也有抄襲問題??原來是有人打著「創作」之名抄襲,雖然不少版友發現也在底下推文,但作者依然故我,甚至寫信跟版主檢舉「檢舉者」人身攻擊,等到事情爆發後,才把抄襲的文章刪掉。

此外更誇張的是…抄襲者還寫信跟檢舉者挑釁…感謝對方「把事情鬧大,出版社才注意到他。」並設定無法回信,創作的確有可能寫出類似的橋段,但創作者的行為則可以看出居心,事件的結果是…雖然大家大概都知道事件的脈絡,但抄襲者完全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並準備出書,這樣的創作態度可以持續多久呢?恐怕就要繼續看下去了。

想知道進一步細節的,就點傳送門吧!!

MARVEL版抄襲紛爭  ←

其實單論內容的話,田木子覺得MARVEL版不少創作者文筆都不錯,但有時候可能是太計較流量或是觀眾,常會用一些偷雞摸狗的招數,像是本來用「經驗」當分類,結果劇情就無限延長,寫到一個程度發覺文筆無法駕馭,這時候又偷換概念成「創作」。如果真的對文筆有信心,又何必一開始就把分類分成「經驗」呢?或是在前期儼然以自身經驗來排解靈異問題,事後又說純創作,創作對觀眾不老實這點,田木子非常不欣賞….

抄襲風波,JUN CHIU Illustration的雷同問題

抄不抄襲,對於一般民眾而言可能不是大問題,因為一不是靠創作吃飯,二不以創意牟利,但是對於咬筆桿(無論是畫筆或是墨水筆、漫畫的G筆),創意就成為兵家必爭之處了,因為你的作品是要拿出去賺錢的,自然必須注意抄襲或是「致敬」的問題。

而這位創作者之前就被踢爆很多分鏡,甚至連構圖都一模一樣的作品,但一開始創作者似乎沒有要承認的意思,完全按照被控抄襲SOP走→否認→輕描淡寫講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把很雷同的圖片刪除,不過可能是檢舉者有備而來,連圖片都複製下來,作者眼看紙包不住火,只好坦承道歉。

相關爭議,已經有當事者整理出來了,直接點進去看更能清楚事情始末

JUN CHIU Illustration抄襲問題始末 ←

不過先不論抄襲,田木子蠻欣賞該創作者的作品,光影跟構圖都很棒,希望經過此事他能更注意致敬跟抄襲的分界呢!!

除了上述兩件事情外,田木子的朋友參加手遊創作比賽,同樣被巴哈的人譏為「抄襲」,但說實在的…除了裙子的樣式一樣外,幾乎找不到任何共同點,身上的配件也完全不同,感覺「輸不起」的意味高於實事求是舉證對方抄襲。

甚麼是「致敬」,甚麼是「抄襲」呢?像是日本漫畫大師荒木飛呂彥很多作品的姿勢,或是角度,其實是完全copy自時裝雜誌,只是涉獵動漫的人通常比較少同時追蹤服飾,這樣也叫「抄襲」嗎?或是致敬呢?到底要用甚麼樣的尺度來判斷呢?只能說…在創意的誘惑之下,能夠戰勝把對方作品橋段引為己用的慾望,才是真正的專業創作者之魂呢!!

最後稍微抱怨一下,很多徵信社的文章都不自己打,挪用他人文章,有的是改得支離破碎,有的則是乾脆全部照抄,先不論抄襲問題,這些文案也實在太不用心啦!!

田木子聊行銷,有關手遊怪物彈珠的廣告評價

娛樂產業會隨著時代而轉變,這是不需多提的大環境趨勢,

手機遊戲的興起,絕對是很有力的代表例子。

徵信社田木子本身也是位多方涉獵的宅宅,雖然並非課金大戶,

倒也有幾款固定遊玩的手游,其中「Monster Strike-怪物彈珠」

是田木子相當死忠的遊戲。不過…今天不聊遊戲內容,

或是對手游性質做評論,純粹只是聊聊手游的「行銷」,

而怪物彈珠既然是最常玩的遊戲,當然會拿來作為例證,

由此判斷自己的想法對不對呢!!

繼續閱讀 田木子聊行銷,有關手遊怪物彈珠的廣告評價

恨罪不恨人,狩獵罪的惡人-《狩罪魔》

隨機殺人事件不斷頻繁的發生,是否執行「死刑」,

也成為徵信社田木子周遭朋友討論、爭執(?)的話題,

不過…既然田木子是宅宅,當然要用宅宅的方式來討論這件事。

每次碰到這種罪與罰的議題,

田木子就想到夏目義德的《狩罪魔》,

田木子很喜歡的一部作品《狩罪魔》
田木子很喜歡的一部作品《狩罪魔》

繼續閱讀 恨罪不恨人,狩獵罪的惡人-《狩罪魔》

創意的所有權?田木子聊創作的界線

最近公司因為網站圖片的問題,不小心用到別家公司的版權物,

花了幾萬元消災解決,徵信社田木子一向覺得這一類型的爭議只會發生在

大型公司,沒料到終於也輪到我們了(?)

先不論該家公司是否以此牟利,以及網路上不少公司都中過類似的陷阱,

無獨有偶,最近接觸的一些事情剛好都跟這一塊有關連,

田木子就順便聊聊一些自己的感想吧~~~~

無償翻譯的學長學弟制

相信不少人應該都在youtube看過一些翻譯界的強者翻譯國外作品,

像是鼎鼎大名的好色龍大翻譯的《彩虹小馬》

儘管有了正式版權,內行人都會尊稱好色龍大為前輩(畢竟他是翻譯此作的先河)
儘管有了正式版權,內行人都會尊稱好色龍大為前輩(畢竟他是翻譯此作的先河)

或是國外已經紅透半邊天的黑人二人組,

大部分人應該都是以BC的網站為主吧?

這些以往都是翻譯者自己翻譯,然後放到部落格上,

就如同大陸漢化組會漢化某些冷門作品一般。

不過…有人就有江湖,

連這類型的翻譯都會有爭執…實在是讓人太驚訝了。

如果是跟田木子這種外語能力普通的,可能光是有人翻譯就感激不盡了,

完全沒想到在翻譯界還有「學長學弟制』。

比如說別人翻過的系列,還要看別人有沒有繼續翻譯;

一但做了這樣的事,「前輩」可是會不太高興的。

也許有人會想說…「這不是無償翻譯嗎?』真要說有賺頭,

恐怕也要等到人氣上來後才有點擊率。(所以嚴格來說也不能說無償)

在那之前的確是比較同好性質的分享。

儘管如此,似乎翻譯過後,也對該作品產生了責任感,

甚至某些人會產生「獨佔之心」,

這樣不輸自己創作產生的責任感,想想也蠻有趣的。

跨領域的門戶之見?小說界的情況

之前看村上春樹的《身為職業小說家》,

村上提到文學界也有類似的情況,只是不同的是….

這次不是題材,而是「類別」。

就像村上本來寫小說,後來又寫了報導文學性質的《地下鐵事件》,

只是單純的不同類型(甚至一般讀者搞不好還分不清楚)。

就被該類別的作者仇視,認為是「外行人別來亂」。

不是內容不好,就只是單純的….「你本來不是我們這塊的人』。

可能不少人會覺得所謂的創作、翻譯,

只要是在最低規範下(像是不脫稿、不故意去挑戰某些東西)

就可以擁有比一般朝九晚五行業更大的自由,

其實實際並不然呢……….

翻譯,要看有沒有「前輩」正在看著這系列;

而創作,則要謹守自己應有的本分,不要亂跨到別人領域。

當然,創作者某種程度都有些許的傲氣,不然就不會當創作者了。

是不是真的要依循這些「潛規則」呢。

 

不過…最後還是要提醒大家,網路上抓得圖,

特別是作為商業用途者,恐怕都要小心這些圖的來源呢,

畢竟其他公司也不是吃素的,一但被抓到,

恐怕就不是文人筆下譏笑幾聲就能解決的呢!!